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漫威卖电影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拯救博士伊森

第十四章 拯救博士伊森

        汽车吱嘎一声停了下来,张寅和萧杰下了车,看着眼前的私人飞机颇感兴奋,斯塔克就站在机舱门口冲着两人招手,看起来意气风发。

        当两人走上弦梯的时候,斯塔克忽然说道:“真是岂有此理,我等了你们足足两个钟头了。”

        萧杰一脸懵逼的看了看手表,八点四十五,没有迟到啊。

        张寅却反应过来,斯塔克这是在复刻钢铁侠1里他和罗德上校的对话呢,只不过斯塔克念的却是罗德上校的台词。

        “现在换成我等你了。”他笑着说道。

        斯塔克微微一笑:“快点上来吧两位,飞机就快要起飞了。”

        “所以托尼你这一次要去救伊森博士?”

        斯塔克点了点头,“当然,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虽然这件事情没有真正发生,但只要我知道就足够了,我可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混蛋。”

        张寅点了点头,要是斯塔克不提他都忘了还有伊森博士这么个人了,主要是电影里这位就是个帮助斯塔克成长的工具人,没什么存在感。

        萧杰问道:“就我们几个?好像不太够啊。”

        “当然不是,我还集结了一些雇佣兵,他们乘坐另一架运输机,另外,我还会联系军方给我们一些支持。”

        斯塔克还能指挥军方?真的假的,张寅有些怀疑。

        三人正说着话,一个穿着军装的身影出现在机舱门口,是罗德上校,罗德上校用惊讶的目光看着斯塔克,“咦,托尼你竟然来的比我早,这可不像你啊。”

        斯塔克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向来都是遵守时间的,你看我都等你两个钟头了,赶紧上来,我们要出发了。”

        等到飞机起飞,斯塔克给罗德上校介绍起了两人。

        “罗迪,我给你介绍一下约翰,史密斯,我的安全顾问。”

        “你好罗德上校。”

        张寅和罗德上校握了握手,眼前这个罗德上校竟然不是钢1也不是钢2的,而是一个完全没见过的黑人,严格说起来更像钢二里的那个,但是又不完全一样。

        萧杰碰了碰他的胳膊,张寅知道他想说什么,微微点了点头。

        看来这个世界和电影宇宙应该并不完全一样。

        张寅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不知道斯塔克对此会有何想法,他看了一眼斯塔克,对方戴着墨镜,完全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罗德上校也在打量二人,“你说他们是安全顾问?”

        “没错,你知道,我最近遭遇了一次背叛,我觉得有必要升级一下安保等级。”

        “他们很厉害么?”

        “你完全无法想象。”

        张寅心说可不是无法想象么,真要打起来你就等着开眼吧,我保证跑的比谁都快,话说斯塔克不会真的指望我们两个帮忙救人吧?

        罗德上校有些怀疑的看了两人一眼,也难怪他会感到怀疑,两人身上还穿着原来世界的衣服,都是一身日常的休闲装束,看着确实不像是专业人士。

        既没有彪悍的身材也没有冷峻的气质,其中一个还戴着黑框眼镜,看着倒像是程序员或者公司文员。

        斯塔克没有解释什么,“对了罗迪,我有件事情想找你帮忙,这一次去阿富汗除了为军方展示武器,我还要救一个人。”

        他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照片。

        “这人是谁?”罗德上校奇道。

        “伊森博士,一个科学家,他现在被一个叫十诫帮的恐怖组织抓住了,就是奥巴代亚勾结对付我的那个组织,我需要人手罗迪,你会帮我吗?”

        罗德上校有些为难,“托尼,你应该知道军队不是私人武装,这种事情需要军事命令才行。”

        “我可以将这一次军售的价格降低10%。”

        “这不是钱的事情托尼。”

        “20%,而且这个报价不会出现在合同上。”

        罗德上校吃了一惊,这种规模的军售,20%将会是一大笔钱,换了别的公司这种操作其实还算正常,但斯塔克工业的武器一项不愁销路,想不到斯塔克竟然也学会这套操作了。

        他有些为难道,“我会帮你跟将军说这事的,但是我可不保证他会同意。”

        “他会同意的。”斯塔克异常笃定的说道。

        我擦,竟然公然行贿啊,张寅看到这一番操作又长见识了。

        不过想想也并不奇怪,美国人嘛,政治行贿都能制度化,还美其名曰政治献金,游说制度,这种事情有什么奇怪的。

        那个什么将军多半会就范。

        旅途漫长但并不无聊,私人飞机提供各种娱乐设施,还有漂亮空姐一路服务,唱歌跳舞美酒佳肴,一路嗨的飞起。

        十二个小时以后,一行人终于抵达了阿富汗的美军基地,开始了他们的武器展示流程。

        “被恐惧和被尊敬,哪一个更好,要我说,两者完全可以兼得,为此我谦卑的献上斯塔克工业的自由系列的旗舰产品。

        这是第一个融入了我们的专利冲击科技的导弹系统,有人说最好的武器是不需要被使用的武器,对此我不敢苟同,我认为最好的武器是只需要使用一次的武器……”

        斯塔克念着台词,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张寅和萧杰在旁边看的却是有滋有味哦。

        这种现场观摩电影里经典场景的经历可是有趣得很,不过说起来,斯塔克似乎一点也没有避讳电影里发生过的剧情,甚至有意重复这一切,感觉有点奇怪啊。

        就在张寅一个恍惚的功夫,随着呼啸的喷射声,杰里科导弹已经飞上了天空,和电影里的景象一模一样,分裂出数十枚弹头,撞向地面,掀起铺天盖地的爆炸和烟尘。

        场面蔚为壮观。

        演示毫无悬念的获得了军方和国会的一致好评,直接一大笔订单就砸了下来。

        等到一切明面上的行程结束之后,斯塔克带着两人见到了这个军事基地的将军。

        “将军,我们达成协议了么?“”

        斯塔克一语双关的问道。

        “当然斯塔克先生,对于我们的朋友,军方永远愿意提供帮助,只是我很好奇,那些叛乱分子手里有什么值得你这么大费周章?”

        斯塔克耸了耸肩,“我只能说,我欠了某人一个人情。”

        双方很快就达成了协议,斯塔克降低20%的售价,而军方会出动一个营帮助斯塔克这一次的行动,对外宣称清除恐怖分子。

        换句话说,所有军事开销都是合法的,由美国政府买单,而那一个亿的回扣自然就落到军方几个头头手里,当然他们不可能吃掉全部,下面的人多少也能吃到一些。

        全程张寅和萧杰都跟在斯塔克身后充当背景板。

        兵贵神速,上午才演示完杰里科导弹,下午就集结兵力准备行动了。

        坦克,装甲车,攻击机,武装直升机,斯塔克的面子还是很足的,地面部队加上空中支援,一个营的兵力一点没打折扣。

        “来吧,我们也该出发了。”斯塔克招呼着两人,在不远处,一队黑色战斗服的雇佣兵已经整装待发了。

        “我们也去?”

        “当然,你们可是我的安全顾问啊。”斯塔克说着一挑眉毛,“怎么,害怕了?”

        妈的,果然是上了贼船啊,这大腿也不好抱啊,不过这个时候自然不能怂。

        “怎么会,只是我没有装备……”

        “放心,我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斯塔克招了招手,喊过来一个美军上尉,“给我的两位朋友准备一套装备。”

        张寅一咬牙,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心中想着一会真打起来一定要紧跟在斯塔克身后。

        他先选了一套厚实的防弹衣穿上,又戴上一顶防弹头盔,战术马甲上插满防弹板……子弹不长眼睛,他可不想意外挂掉。

        武器选了一把突击步枪,没拿手雷,他怕出意外。

        多亏了昨天的训练,总算知道怎么开枪。

        萧杰就兴奋多了,身上不仅穿了防弹衣,战术马甲上插满了弹夹和手雷,没戴头盔,而是绑了一条红布带,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架势。

        张寅看着萧杰摆弄着手雷的拉环现场请教军需官怎么扔雷,看的头皮发麻,“我说你悠着点啊,咱们这可不是玩游戏。”

        “怕什么,就凭我这主角光环,子弹都得绕着走,再说不是还有美国大兵在前面抗伤害么,我们正好趁机输出伤害,这一把一定要打过瘾了。”

        张寅对自己这个朋友真心有点没招,够意思倒是够意思,就是这种不着边际的迷之自信,让他总是胆战心惊,“总之你悠着点,你要挂了我也回不去了。”

        “靠,你这乌鸦嘴就不能说两句好听的。”

        两人跟着斯塔克上了一架直升机,这种两个旋翼的大型直升机载重极大,一架就可以运送几十名全副武装的士兵,随着旋翼的嗡鸣声,几架直升机飞上了天空。

        天上飞机成群,地面战车轰鸣,要是能再配上一首女武神进行曲那就是一副再经典不过得出征画面了,不过张寅却没有那个兴致,他只想着一会真打起来自己该如何自保。

        军队还没到,对目标地区的侦查就已经展开了,无人机和卫星的图片影像纷纷汇聚在了飞机搭载的的电脑屏幕上,张寅隔着玻璃窗瞄了瞄,隐约可以看到屏幕上的十诫帮营地的轮廓。

        可以看到山谷中大片的遮蔽网,看规模很是不小。

        不过阿富汗的这种半游击化的武装力量通常不会大规模聚集,而是分散在山区大大小小的山洞里,这一次面对的敌人应该不会太多,一个营的美军加一百多雇佣兵,还有空中支援,完全是牛刀杀鸡猛虎搏兔的架势。

        很快机群就接近了目的地的上空,张寅正紧张的握紧了武器,直升机却脱离了大队,纷纷在附近的一个山谷里降落了下来。

        “我们不上么?”萧杰看着头顶上呼啸而过的战机,忍不住问道。

        斯塔克还戴着他的墨镜,手里端着一杯加了冰的马丁尼,“你们没下过国际象棋么,游戏开始的时候,总是小卒冲在最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