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民国开始的诸天在线阅读 - 183、鳄鱼帮(求全订)

183、鳄鱼帮(求全订)

        虽然他们习武之人精强体壮,一夜数次郎不是瞎说的,但打十个……,还是太过匪夷所思了。

        桩功,霍廷恩也练过,这是习武的基本功。

        可……能练到连打十人。

        这不可能!

        “我是说,门外有帮会闹事……”

        白贵无奈。

        秋风未到蝉先觉!

        他以入微天赋不断开发目力、耳力、嗅觉,比常人厉害数倍,所以能听到百步开外院落的吵闹声,而这些声音落在霍廷恩的耳中,就是杂乱无章。

        这句话结合霍廷恩的上句话,让霍廷恩误会了。

        “你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

        白贵道。

        “什么,门外有帮会闹事?”

        霍廷恩一惊,他瞬间从椅子上半跳而起,摆起架势应敌。

        刚刚松松垮垮瘫在椅子上的纨绔公子哥,立马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紧接着,厢房们被踢开。

        “我们是鳄鱼帮的,也无意打搅几位的雅兴,做做场面活,等醉星楼的保护费交了,我们自会赔礼道歉,还请二位让步……”

        几个穿着短衣短裤的青年走了进来,拱手道。

        他们鳄鱼帮不是傻子,出入青楼的士绅要是挨个得罪,那是找死!

        现在得罪是得罪,却没得罪那么死!

        守着一分底线!

        “砸,将桌子椅子砸喽!”

        “一个也别放过!”

        为首的青年指使着手下的小弟,大喊道。

        说罢,他又拱手笑了笑,摆上了一副笑容,走到白贵和霍廷恩面前,从袖中掏出两枚大洋,递了过去,“这是今晚给两位爷的赔罪钱,还请二位爷勿怪。”

        钱,鳄鱼帮缺!

        但不缺一点免除麻烦事的钱。

        醉星楼的厢房院落也不过七十多间,待客的不到三分之二,即使赔罪,也赔不了多少银钱。再说,他们亦是看人下菜碟!

        打砸时,是有眼力劲的小头领领着。

        遇见大人物,就赔钱道歉,小人物,也客客气气的,不多得罪!

        “有意思!”

        白贵随手收下钱,让霍廷恩收回架势。

        醉星楼和他们又没半毛钱关系,不至于因为这点小事和鳄鱼帮有冲突。

        “这位应该是霍少爷当面吧?”

        领头青年瞅了一眼霍廷恩,心里就开始对花名册,他没怎么见过霍廷恩,但霍廷恩在沪市不算寂寂无名之辈,刚才那两手不是庄稼把式,一看,就是有来路的。

        “是,家父就是精武门馆主。”

        霍廷恩眉宇微皱,他本来时不打算承认,但看着领头青年一副笃定的眼神,他也不想堕了威风,所以拱手认下。

        “那……这位是?”

        领头青年又看向一旁的白贵,他察言观色,刚才霍廷恩是以白贵为首,而两人的年龄是差不多的,另外白贵一身西服,价值不菲,很明显不是一般人。

        “在下至尊宝,有劳了。”

        白贵客气说道。

        他可不像霍廷恩那么傻乎乎的就道出了自己的身份,尽管他的身份隐瞒不住,鳄鱼帮事后调查还是能查出来的,但这事不宜宣之于众。

        “阁下真是雅兴……”

        领头青年笑了笑,立即就知道这是假名。

        不过他也没在意,不至于因为这点小事就和人动武。

        另外能遇见这等事,不惊慌失措,反倒异常镇定,不是老女票客,就是胸中有胆气之人。这两者,都不好得罪。

        屋内。

        仍旧打砸。

        白贵和领头青年谈笑风生。

        “别怕,别怕……”霍廷恩安抚涌进他怀里的晓红,轻抚其背。

        其他的舞女也凑拥到了白贵这里。

        屋外的吵嚷声渐渐停歇。

        领头青年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对白贵和霍廷恩拱了拱手:“两位少爷,就此别过,他日若有再逢日,当面给两位设宴赔罪。”

        话音一甩,他就挽袖,带着小弟离开。

        而屋内,此时一片狼藉。

        “白大哥,今日来的不是时候,没想到遇到这档子事,金钱帮和鳄鱼帮争夺地盘,不过这些帮会还算知礼……”

        “等我改日,在醉星楼再做东请你……”

        霍廷恩告罪,说道。

        “没事,没事,还赚了两块银元,算是不亏。”

        白贵甩了甩手上的龙洋,两枚银元相撞,发出清脆的回响,格外悦耳。

        没过多久。

        老鸨进来,给他们赔罪,“两位爷,今个真是造了灾,遇见了这么一群煞星,奴家给你们赔个不是……”

        “我正让伙计们重新收拾,还请劳待。”

        鳄鱼帮对白贵和霍廷恩客气,是因为身份。

        可不会对老鸨有多么客气。

        看人下碟!

        “廷恩,你是……准备留宿?”

        白贵本想告退,再待在醉星楼也没什么趣味,但看了一眼霍廷恩和晓红你侬我侬的模样,就知道这家伙是打算在醉星楼留宿。

        “没事,没事……”

        我和白大哥一起回去也行,不过等一下我,很快的,很快……”

        “用不了一刻钟……”

        霍廷恩早就心痒痒了,准备带着晓红去晓红的闺房。

        一刻钟?

        白贵觉得还是能等得住的,而且现在外面也有些嘈乱,过早出去也不太好。

        “那好,另备一处厢房。”

        他对老鸨说道。

        “两位少爷请跟我来……”

        老鸨扭着腰,在前面领路。

        刚才鳄鱼帮打砸的也只是一部分院落,在一些无人的里间能幸免于难。

        走了一小会。

        刚到抄手游廊的拐角处,迎面就撞见两个记者,一个背着大相机,另一个则是手拿着笔记本和钢笔。

        “这位是醉星楼的老鸨吧,刚才鳄鱼帮打砸……”

        “我们想采访采访你……”

        一个记者说道。

        “不方便接受采访,还请两位让开……,你们死哪去了,还不赶快赶走这两人……”

        前半句老鸨是对记者说的,后半句则是对青衣小厮喊的。

        青楼里的都是名流士绅,注重的是隐秘。

        再说这些记者采访能干什么,最多也是笔杆子谴责一下鳄鱼帮。

        啥也没用!

        “这两位先生,请问方便接受采访吗?”

        “刚才鳄鱼帮是怎么威胁醉星楼的……”

        记者很知趣,见老鸨不松口,就转问老鸨身后的白贵和霍廷恩。

        “我……呜呜呜……”

        白贵连忙捂住霍廷恩的嘴巴。

        这傻小子,告诉鳄鱼帮就算了,可别告诉记者他们俩人的身份。

        太丢人了!

        “对不起,不方便接受采访!”

        “还有,你们要是敢拍照,这相机就别想要了!”

        白贵见一名记者准备拍照,立刻威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