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沈觉岁枣枣在线阅读 - 反击(一)

反击(一)

        白小艾接过哥哥的手机,点开视频。

        手机的声音是外放,视频里说话人声音很大——

        “像你这样的人,根本不可能拿冠军,你命好,你家境好,你有钱,公子哥,想怎么样都没人敢说你,俱乐部高层把你供着,教练不敢骂你,经理不敢说你,更别说我们这些没后台没靠山的队友了……”

        没听完,白小艾便把视频给关了。

        她神色微变,把帖子往下拉,已经盖了几千层的帖子,说什么都有。

        评论的最多的,都是在骂alex的话。

        舆论好像又回到了两年前hm洛杉矶失利之夜。

        白小艾怕再看下去会影响心情,深吸一口气,手机还给白瑞安,道:“哥,网上的事情你也信?”

        白瑞安沉吟一声:“视频不是真的?”

        “视频是真的,但事情的情况并不是那个爆料者所说。”白小艾解释。

        白瑞安:“ok,就算这个不是真的,那你输比赛总是既定的事实吧,你确定以你现在的状态,还能继续?”

        白小艾扎起来的头发已经有些凌乱,几缕飘落下来,顺着耳廓垂在耳边,她额头上溢出的汗打湿额际。

        她的指尖都在发颤。

        白小艾并没有面上保持的那么镇定,她自己也清楚,无论是上一局比赛的失利,还是秦野的不理睬,甚至扫过帖子时,看到网上评论对hm战队、对她,以及对alex的唾骂。

        她只是在压制着心中的不安与烦躁,来面对还在给她施压的哥哥。

        “哥,我真的……真的,求你了。”白小艾最后几个字几乎是呜咽而出,她双手握拳,紧紧握住的手指尖都开始泛白。

        脸上却是坚定的神色。

        她说:“我不会放弃的,我能证明给你看,我可以的。”

        她说的不是“我会”,而是“我能”。

        后台的另一侧正在采访lion战队上场的mvpblack,对于主持人有关网上视频的问题,black微愣。

        等到想回答的时候,主持人已经把话题跳了过去。

        看到这一段采访的观众,都把black的表情当做默认,有关alex的声讨愈演愈烈。

        【电竞圈自从有了这些富二代进来就变的乌烟瘴气,怪不得以前s系的时候lpl还能跟韩国队打一打,现在连北美队都打不过了。】

        【这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有谁还记得hm战队第一批上单、中单、打野在哪吗?!alex现在粉丝千千万,而他以前的队友淘宝卖肉松饼都没人买。】

        【插楼,hm战队第一批选手明明都在猫站做主播好伐,别什么锅都往我a神身上甩!】

        【对啊,你a神现在被别人吊打还能赚取你们这些脑残粉的眼泪,前hm战队队员直播卖肉松饼卖笑都没人捧场。】

        【不吹不黑,a神有钱是人会投胎,视频里black说的是事实没错,alex的反驳也没错,今天hm比赛输是alice的锅,跟alex没关系。】

        【xswl,没关系?alice是alex的老婆,这两人能没关系?】

        【感觉楼上真相了,我一直觉得aliceb&p环节简直不能理解,楼上一说,我有一个猜测……输比赛不会是因为他俩吵架吧?然后alice怒而选火男报复alex?】

        【草草草,情侣党打什么职业,吵架闹别扭分手分分钟影响比赛发挥好不。】

        贴吧里帖子的楼越来越歪,最后演变成【电竞职业队能否有情侣党】的讨论。

        后台的广播正在宣告下一场比赛开始,催促着双方战队成员入场。

        白瑞安定定地看着自己从小疼爱到大的妹妹,许久后,轻叹一声,把人抱进怀里。

        他终不忍把妹妹逼成这个样子。

        “好吧,那哥哥在台下为你鼓掌。”

        白瑞安妥协了。

        白小艾揉皱了哥哥的衣摆,轻唤一声:“哥。”

        白瑞安拍了拍她的肩膀,有些无奈,更多的是骄傲:“谁让你是我妹呢。”

        说完,白瑞安瞥了眼隐在墙那边的男人,双方视线对视片刻,后若无其事的错开。

        白瑞安把人放开,揉了揉白小艾的脑袋,便转身往观众席走。

        等人走后,秦野才出来,他的手覆盖上白瑞安之前揉过的地方,按住白小艾的脑袋贴到胸口。

        他说:“我不能让你心安吗?”

        “不是的。”白小艾反驳。

        “我不能让你心安吗?”秦野重复了一遍。

        “对不起。”

        “我能让你心安吗?”

        白小艾紧紧攥着男人胸前的衣服,终于没忍住哭了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秦野轻轻抬起她的脸,带着薄茧的拇指摸了摸她眼角溢出的眼泪。

        “没关系。”他低头,俯身,在她的眼帘处印下一个轻吻,“我不怪你了。”

        ……

        hm战队的队员们重新会合,准备前往舞台时,小伙伴们都发现了白小艾微红的眼眶和鼻子,眼神来回在秦野和白小艾身上打转。

        秦野面色未变,任由他们打量。

        白小艾脸皮薄,又不好意思说话。

        “那个……”小花花出声想问来着,被rich打了下脑袋,话吞了回去。

        秦野说:“我已经惩罚了alice,这场比赛她会好好打,你们还有问题吗?”

        其他人摇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没有没有。”

        小花花年纪最小,忍不住小声的问白小艾:“队长打你了?”

        白小艾:“……队长会打人???”

        小花花仔细回忆了一下,摇头:“那倒不会……那,队长骂你了?”

        白小艾摇头。

        “那……队长是怎么惩罚你的?”小花花声音很小,小到只有白小艾能听到,“小艾姐,给我透个底呗?以前队长从来不惩罚犯错的队友,要么放冷气冻人,要么直接换人。”

        秦野他……好像就,就抱了她一下……亲了她一下……

        白小艾脸迅速变红,磕磕巴巴地说:“就……就说了我两句,啊哈,我保证咱这局肯定不犯错了!”

        “说什么了?”小花花穷追不舍的问。

        白小艾推搡了他一下,答非所问:“上台啦,导播镜头过来了。”

        一听到镜头过来了,小花花立马站直了身子。

        导播镜头自然也扫到了白小艾,观众们看到镜头里那张温婉柔和,楚楚可人,眼眶微红还未散去的脸,也忍不住心疼了一秒。

        人是视觉动物,不知道谁说的。

        在时下老爷们为主的电竞赛场上,还是让不少人产生了怜悯之情。

        连解说们都不忍再就上一场她的“神游”发挥而再说什么。

        而很快,人们发现,alice并不需要这种怜悯。

        还是从b&p环节开始。

        hm战队是蓝色方,前面上野ad的英雄分别是:卢锡安、蜘蛛和波比,只剩下最后中辅两个位置。

        解说香蕉:“hm一选卢锡安,应该是想破解上把lion中单卢锡安的魔咒,反倒是lion这边阵容很稳啊。”

        解说牛奶:“没错,上单巨魔,ad则是ez,是剩下一百多个英雄里,搭配盲僧、卡尔玛,最稳的两个选择了,尤其面对hm出坦克装的波比,巨魔是非常恐怖的。”

        解说香蕉:“卧槽,我看见了什么?hm辅助竟然还是火男?!!”

        解说牛奶:“…………”

        解说牛奶:“观众们的喧哗已经替我表达了震惊。”

        解说香蕉:“hm战队是放弃治疗了吗?等等……我怀疑我是不是瞎了……hm战队最后一个英雄选了什么?!!我多少年没见到这个英雄出现在世界赛上的舞台上了!”

        解说牛奶:“全场的观众还有我,估计跟你一起瞎了,hm最后锁了冰鸟和火男,冰火组合,冰火两重天,都是可以打中单的英雄,谁是中单谁是辅助啊,hm战队这是黑科技了啊!!!”

        两个解说对视一眼,完全不知道要如何解说下去。

        解说香蕉:“最后lion的中单是发条。”

        解说牛奶:“比赛开始。”

        hm战队这边,与上一场面对队友质疑时的无话可说不同,白小艾语速飞快的阐述了自己的想法。

        “对面下路组合ez+卡尔玛,卡尔玛保护型很强,但对于自保能力极强的ez来说,用处并没有想象中的大,进一步说,他们下路防御能力很强,相对来说,输出是不足的,我们ad是卢锡安,卢锡安线上对线凶猛,我选火男,带点燃,只要对面中技能,能保证对面的护盾完全没用。”

        治疗,在点燃使用后,是无法阻止生命的燃烧。

        而经过白小艾这么一说,队友们也很快理解且接受了她的想法,对于队友无条件信任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

        小花花:“要么我们爆炸!”

        top:“要么他们爆炸!”

        白小艾:“要么一起爆炸!”

        小花花:“对面没输出!”

        rich:“输出在奥利安娜的小球球里。”

        白小艾:“输出在奥利安娜二十分钟后的小球球里!”

        小花花:“看我扇他们巴掌!”

        白小艾:“他们还我们漂漂拳?”

        秦野:“……你们够了。”

        一年过去了,火男再次由一个妹子辅助带到了世界比赛的舞台上。

        第一局,火男把自己的战队烧成了灰烬,而第二局比赛,hm战队浴火重生,开始了猛烈的反击。

        比赛刚开始,连小兵都还未抵达各线战场,位于河道附近的两支战队下路组合就已经打起来。

        白小艾的火男冲在自家ad前面,扛了一下对方ez技能,毫不畏惧的q回去,顺便还亮了一下招牌。

        解说香蕉:“……hm战队的alice太跳了。”

        解说牛奶:“哈哈哈哈,妹子是在挑衅吧挑衅吧挑衅吧,胆子够大,性子够野啊,看来上一局的失利完全没有让妹子有丝毫退缩。”

        下路打起来后没多久,上路也打了起来。

        蜘蛛跳到盲僧的脸上,盲僧不客气的回以一拳。

        双方中单见队友们都打起来,也不淡定了,喂着招,躲着技能,来回切磋。

        解说香蕉:“这还刚开始,就这么激烈。”

        解说牛奶:“妹子带的一手好节奏。”

        这局比赛,白小艾的节奏一直未曾停歇。

        比赛六分三十九秒,火男抵达五级,除r大招技能外,全部点亮,没有丝毫犹豫,开始对lion战队的ad甩技能。

        白小艾看了眼经验条,说:“还有三十秒到六级。”

        小花花的蜘蛛打完最小的一个石头人:“收到。”

        他潜伏在白小艾标记好的草丛里,等待着兵线被敌方推到了我方塔下。

        “三。”

        “二。”

        “一。”

        白小艾喊了句:“到六了,开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