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沈觉岁枣枣在线阅读 - 别撒娇啊

别撒娇啊

        白小艾用了三秒钟才消化完秦野说的是什么,里面不仅牵扯到秦爸爸,还有她曾经的心结“前女友”宋清泉,如今又多了个助理。

        她脑子迅速转着,思索着要这么开口。

        她斟酌着语句:“老板,额……你爸爸为什么要这么做?”

        “很简单啊。”秦野微嘲,“他觉得我不务正业呗。”

        “08年的时候,国家体育总局就将电子竞技改批为正式体育竞赛项目……”

        “这并不能代表什么。”秦野说,“在他眼里,除了继承家里企业的工作,其他都是不务正业。打个比方,一个公司的继承人可以投资一部电影,但不可能亲自去当主演;可以随便花钱养几只电竞队,却不能亲自去打比赛。”

        白小艾静默片刻。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理智上,只要知道秦野的身家背景,可能都会理解秦爸爸的想法,而情感上,她肯定是站在秦野这边的。

        而秦野却并不需要她说什么。

        秦野的声音十分平静,眼神有点冷,淡淡道:“我也理解他的想法,却不能理解他的做法。”

        夜有风,艺林园的尽头是一面湖,青青杨柳随风摆动。不知谁放的孔明灯点缀着不知深浅的湖面,波光粼粼。

        暖色的灯光下,勾勒出秦野好看的轮廓,他说:“最开始组建战队时,就我跟cool两个人,他负责找队友,我负责拉投资。我没有用他的任何资源,我每天出去应酬,陪那些投资商喝酒,喝酒喝到吐……”

        说到这里,秦野嫌恶地皱了皱眉头。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直白的表现出对于酒精的厌恶。

        白小艾想,怪不得后来的各种聚会上,他都滴酒未沾。而两年前,他又是有多难过,才会选择以最讨厌的酒精来买醉。

        白小艾拉着他的手,在湖边的长椅上坐了下来。她挽着他的手臂,双手托起他指节分明的大手上,没有规律的捏着他的指节,从大拇指到尾指,从第一根指节到指尖。

        秦野的声音慢慢变得柔和:“……好不容易战队组起来,再后来有了成绩,投资商主动找上门来,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直到两年前。”

        “在我们准备向s系全球赛冠军问鼎的时候,他派人买通了队伍里的替补辅助,在比赛前夕,动过cool的鼠标。”

        “……怎么能这样。”白小艾动作一顿,憋了许久,只吐出了这么几个字。她心里又气又难受,而更多的是对已经发生的事的无能为力。

        “是吧,完全想不到吧,我后来查到这件事,也觉得不可思议极了。”秦野嗤笑一声,“如果不是肯定我妈不会外遇,我都怀疑我不是他儿子,我是他敌人吧……不,应该是仇人吧?敌人的话还能各凭本事光明正大的对决,而他倒好,把商场上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方法用到自个儿子身上。”

        夜色如水,星光璀璨,暖灯映辉。

        明明说的是难过的事情,他的声音里却毫无波澜,仿佛是在说一件别人身上发生的事。

        “……所以,后来宋清泉也好,队友也好,助理也好,我也都见怪不怪了。我喜欢的东西他都要横插一脚,只要不按照他规划的路线走,好像就不配成为他儿子一样。”

        “可是,我还真不稀罕成为他儿子,那个老古董。”

        hm战队曾经有半年消失在观众视野里,没有参加任何职业联赛,队伍解散,上中野选手接二连/三/退/役。

        作为曾经的网瘾少年,秦野热爱互联网这个平台,也深知这个平台的无限潜力,空闲下来的秦野一门心思跟几个朋友搞起了直播,搞起了游戏开发。

        他爸不是觉得除了秦氏,其他都是不务正业吗,可即便是战队解散了,他不打电竞了,他也没有狼狈的无处可去只能回到秦氏工作。

        他从台前转幕后,依旧混得风生水起。

        将近有半年的时间,秦野没有回过家。

        秦妈妈和儿子的关系很好,夹在丈夫和儿子之间,左右为难,想儿子想的难受的秦妈妈某日终于爆发:“过节儿子都不回来,都怪你!”

        秦爸爸顶嘴:“怎么怪我?死兔崽子不回来就不回来,我们过二人世界多好。”

        秦妈妈:“天天跟你过二人世界,那你当初干嘛要我生他出来。”

        “我……”秦爸爸声音变弱,“流产对你身体不好。”

        “我不管,你想办法让儿子回家,不然你别进屋!”

        “不可能,我怎么能向那个小兔崽子低头。”

        秦妈妈冷漠的一张脸:“哦。”

        于是,秦爸爸当夜被赶出卧室。

        在被赶出卧室去客房睡的第三个晚上,妥协了。

        秦氏专门分出一个部门,该部门主管找到秦野,说请他帮忙组建一支电竞战队。

        秦野冷笑,心说一支电竞战队就想打发老子,当老子之前受的苦都白受了?

        当时他回绝了该主管,依旧不回家。

        直到接到秦妈妈的电话。

        秦野也不忍心母亲夹在中间为难,思索片刻后,答应的很利索。

        当日,他便把半年来搜集的有关电子竞技发展前景报告扔到他爸书桌前。

        父子俩展开了冷战半年来第一次对话。

        最开始,秦爸爸并没有当回事,翻了几下,随便指着一处数据,说,“你说电竞预期未来用户基数将达到1亿人次,而潜在市场空间达800亿元。你的意思是,这玩意,会超过目前发展最为成熟的nba商业模式?800亿这种数据你怎么敢写进去?”

        “游戏运营200亿元、赛事运营300亿元、游戏媒体300亿元。”公事公办,秦野耐心解释道,“第一梯队游戏开发巨头,比如说暴雪娱乐这样的公司,他们的盈利模式您老估计也有耳闻,这一部分毋庸置疑;第二梯队核心赛事,通过媒体和直播平台的串联,到达产业链末端基数庞大的参与人群。换句话说只要是上网的人,尤其是互联网大军里的中坚分子——中青年,就有可能成为电竞娱乐的消费对象。”

        “互联网一代的消费能力我不认为能有多少。”秦爸爸否决道。

        秦野微微勾了勾唇,轻讽道:“八零后都四十了,您还说他们没有消费能力?感情都是你们这些老头消费?”

        老头秦爸爸气得用力的拍了下桌子:“你说谁老头!”

        此时,秦妈妈端着茶点进来,嗔骂道:“大呼小叫干什么!你答应我什么了,嗯?”

        秦父黑着脸,忍了几分钟,没忍下去,指着秦野对秦妈妈说:“你的好儿子,说我们是老头老太太!”

        秦野拥着秦妈妈的肩膀,反驳道:“我只说了他是老头子,妈,您可不一样,您可是冻龄大美人,就您心肠好,所以才不嫌弃他那个糟老头子。”

        “你!”秦父快要被孽子给气出心脏病了。

        秦妈妈则笑成了一朵花,安抚着秦爸爸:“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好好说话,我在门口听到了,儿子是有准备过来的,商场上的事我是不懂,但我也知道,现在我的美容师都经常给我网络直播授课,移动互联网这东西确实很方便。”

        秦妈妈放下茶点后没呆多久,就把房间留给父子俩。

        秦野端起小瓷杯,抿了口大红袍,继续没说完的话:“……第三梯队tv端媒体和互联网媒体,这一部分就更直白了……就拿我妈来说,我妈最近看什么偶像剧?”

        秦爸爸:“……”

        “来自月亮的小鲜肉。”秦父的声音里满含怒火,“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天天抱着个平板在怀里不离手,吃饭也看,睡觉也看!”

        “噗——”秦野一口茶水喷出来,猛地咳嗽几声,缓过气抽了几张纸擦拭干净后,看着他爸黑得不能再黑的脸,笑着说,“您看,我妈现在都不用电视看偶像剧了。”

        “秦野,你要知道一点,在我国经商,永远不能离开政策,你说的tv端媒体和互联网媒体,连广电牌照问题都没解决,还不能说明国家政策的态度吗?”笑闹过后,秦父也冷静下来,直接点名关键。

        秦野不为在意,双手交叉枕在脑后,懒懒道:“我说,一个在国际上没国际统一组织的产业,一个多次受政策打压的产业,一个在官方都没有亲妈呵护的产业,能在这短短几十年,从无到有的发展,发展到能和你口中的nba,发展到能和我国篮球这么个老革命项目一个档次了,你觉得这还不能代表什么?而且你不觉得,比起你那已经泡沫了不知道多少次的房地产,成为新兴行业的领头羊更有意思?”

        “呵,互联网的泡沫不必房地产小。”秦父冷哼。

        “至少这里面还有活力,还有出路,还有自由,还有市场。”秦野耸肩,“公司年投进房地产的钱,如今连个水花声都听不到吧。”

        沉默良久,秦父开口:“那你想怎样?我给你个主管还不够?”

        秦野原本是想完全拒绝秦父的帮忙,但他手上的项目确实也紧缺资金,想着又要应酬喝酒去拉投资,干脆便宜自家老爹,而之前秦父的举动仍旧像刺一样扎在肉里,虽然事情过去了这么久,疼是不疼了,却一直膈应着他。

        秦野掏出另一份准备许久的协议,放到书桌上:“如果您答应这上面的要求,我可以与您达成和解。”

        秦父拿起来,看到第一条的时候暴脾气又上来:“不可能,我不能插手的话,你把公司拖垮了怎么办!”

        秦野指着第二条,说道:“我自负盈亏,这就相当于您只作为我的天使投资人,我们的资产可以保持独立,当然,我很乐意给秦氏的员工提供工作机会。”

        秦父:“我才不会让我的员工去你那犄角旮旯里工作!”

        秦野:“哦,那我走了,拜拜了您。”

        当夜,父子俩谈判失败。

        一周后,秦父在完全了解秦野提供的报告,并让市场部做了份调研后,同意了秦野的协定。

        至此,hm俱乐部卷土重来,秦野也乐得做个甩手掌柜,把手上项目资金拉到位后,又开始摸起了键盘。

        ……

        思绪回笼,秦野身上的戾气也没之前那么重。

        他缓和了下语气,才说:“总之,俱乐部现在我说了算,老古董再也不能搞出什么幺蛾子。”

        听到这句话,白小艾立刻抬头看秦野,见他脸上的表情没有异样,才放下心来,小声说:“可是我听说我们俱乐部还是属于秦氏旗下的……”

        “也可以这么说吧,毕竟重组后的俱乐部秦氏出了一大笔钱。”秦野舒了口气,想起什么,半开玩笑道,“虽然不想承认,再怎么说那老古董就我一个儿子,在外人眼里,我无论做什么都能关联到他身上,最开始我还想解释,但很明显,一点毛用都没有,所以我也懒得解释了,随便别人怎么想。”

        “我只跟你说一次。”秦野摸了摸白小艾的脸,认真道,“hm战队是属于我的,而我势必要把战队标志刻在全球赛冠军的奖杯上。”

        白小艾仰视着面前这个男人,他五官硬朗,眼眸深沉,鼻骨挺拔,在夜幕与零碎星光下,在虫鸣与蛙声中,用低沉性感的声音,徐徐道出一句誓言。

        “两年前的事,不会再发生了。”

        夜已深,风带了点凉,秦野把人抱在怀里,贴着她的耳朵咬字,低喃一声:“这一次,你陪我,可好?”

        他唇齿间吹过的暖风,拂过白小艾的耳膜。

        她用力的回抱着他,闻着他身上好闻的味道,郑重道:“好。”

        短暂的拥抱过后,秦野把她松开,视线落在近在咫尺的那张脸上。

        二人之间没有交谈,夜色里,知了和蛙鸣不断。

        亲吻来的猝不及防,却又来的恰到好处。

        白小艾的下巴被秦野单手钳制着微微抬起,让她的唇微张,张开一个隐秘而诱人的小口。

        时间像极了电影里的长镜头,一秒一帧的镜头无限拉长,他能看清她脸上因灯光而透出的淡淡绒毛。

        还有她眼里的信任与服从。

        似乎把一切都交付于他的掌心,任他摆弄。

        秦野抵上白小艾的额头,两人的温度相差不大,昨夜的热度已经彻底消散。

        然后是鼻尖。

        最后是双唇。

        里面有香甜的蜂蜜柚子味,她的唇瓣柔软,却没能阻拦他攻城略地的决心。

        牙齿轻轻摩挲唇瓣片刻,灵活的舌尖从唇缝滑进去,碰了碰她的牙齿,来回舔.舐过后,撬开脆弱的防守,勾到藏在最里面的宝贝。

        呼吸炙热。

        白小艾只觉得覆盖在后颈的那只手,烫得她的心开始重重地跳起来。

        她觉得牙关发颤,从被秦野舌头碰到的地方,一直软到牙根。

        空气开始变得稀薄,她脑子里一片空白,浑浑噩噩之间,只能跟随着他的节奏,无力沉沦。

        直到舌头被半勾着缠着带进了他的口腔,秦野轻轻碰了碰着她藏得极好的宝贝,贝齿咬住,缠弄了两下,而后含住,再慢慢把她的舌头给送回去,顺带灵活的扫过她的上颚。

        来回往复。

        秦野看她泛红的眼角和来不及咽下去的水渍,汹涌的亲吻渐渐转向柔和

        不知触碰到何处,白小艾浑身一颤,忍不住呜.咽出声。

        秦野见状低低一笑,隔开一点距离,抱着她完全瘫软在怀里的身体,放过了她红艳艳的唇。覆在她颈后的手松了劲,安抚性的来回摩挲着她细腻的皮肤。

        白小艾呆呆的跨坐在他身上,还没有回过神。

        这一次的亲吻,与以往完全不一样。

        如果说之前是雨滴,而这就是波涛汹涌的大海。

        过了一会儿,白小艾突然动了一下,想要推开他,却被人用力的抱了回来。

        秦野用有些懊恼的声音,说:“别动,我忍不住。”

        白小艾脸上一阵一阵的发热,她怀疑是不是昨天发烧又复发了。

        “之前……你抱着我睡,也没有……”白小艾语无伦次。

        秦野用牙齿抚弄着她软软的耳垂,带了点埋怨,没好气道:“那是因为你睡的太快了。”

        白小艾:“……”

        男朋友,别撒娇呀,撒娇我也不能在这里让你吃了。

        白小艾不再说话,默默抬头看着天,今晚的月亮真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