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沈觉岁枣枣在线阅读 - 都怪你

都怪你

        “t市有两大夜市,士林夜市是台北最著名、也最平民化的夜市去处;还有一个就是这里,号称全t市人气最旺、小吃最多,且是多种小吃的发源地……章鱼小丸子、蜂蜜柠檬芦荟、可丽饼、胡椒饼及懒人虾、大肠包小肠、月亮虾饼、无骨炸鸡、黄金贼、酸辣鱼蛋、鸡蛋糕等等,你们都可以尝尝。”

        氛围最初有些拘谨,在t市地保同学不懈余力地推荐美食、讲解食物典故后,大伙儿也都慢慢熟稔起来。

        主播苹果人如其名,苹果肌鼓鼓的,笑起来圆润而又光泽,她的声音也甜,在电竞解说界有大票男粉丝。

        她打趣道:“一开始看见玲玲买那么多肉串还有些担心,没想到她真的做到了劈开人群,没有误伤自己。”

        许玲玲耸耸肩道:“习惯了,我又不像你,有个二十四孝男朋友帮你拿着。”

        除了秦野,剩下三个男生手里都拿着不少东西。

        也不知道许玲玲说的是谁。

        苹果嗔笑道:“才不是呢,都是朋友啦。”

        许玲玲翻了个白眼,狠狠扯下一大口肉串,把最后一根木签丢入垃圾桶。

        “我还想吃……”嘀咕着,许玲玲把目光转向手中还有存货的陈哥。

        陈哥毫无知觉,啃着肉串。

        许玲玲跺了跺脚,劈手夺过他手中仅剩的几串。

        “喂喂,陈哥,你就这么纵容玲玲抢走你的粮食啊!”苹果不依不饶。

        陈哥摆摆手,笑,“没事没事,她喜欢吃就给她吃吧。”

        苹果见状,矛头突然转向秦野:“alex好冷啊,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

        秦野看了她一眼,还是没说话。

        苹果也不恼,继续cue白小艾:“小艾妹妹怎么也不说话?”

        秦野淡淡道:“她怕生。”

        苹果笑得很甜,像大姐姐一般循循善诱:“别害羞嘛,说说看你是怎么和我们alex在一起的?谁追谁呢?”

        白小艾默默叹了口气,如果不是她嗓子不好,她真想认真跟那妹子辩一辩,什么叫“我们alex”。

        表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一做,小艾微微抬起嘴角,实话实说:“我追他。”

        苹果捂着嘴巴,惊呼了一声,后俏皮地眨了眨眼睛,说:“怎么追的啊?能不能透露点信息,让我们学习学习。”

        还学习学习……

        学习怎么把alex给追走嘛?

        想得倒美!

        想着,白小艾忍不住在秦野手心里抠了两下。

        秦野纳闷,瞅她。

        白小艾看也不看他,却用仅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小声说:“都怪你。”

        秦野:“?”

        白小艾:“招蜂引蝶。”

        秦野:“……”

        一旁没得到回复的苹果锲而不舍问:“说说看呗?”

        秦野从白小艾手里拿着的粉色棉花糖上撕下一小片塞她嘴里,而后舔着自己的指尖,对陈哥他们说:“很多东西小艾不能吃,我们分开逛吧。”

        陈哥没理由不答应。

        有人却不满了:“人多热闹嘛,干什么分开逛?”

        秦野:“太聒噪。”

        苹果还想说什么,被一旁带着眼镜的香蕉握住了手。

        秦野这才正眼看苹果,从容不迫道:“我喜欢她,所以她怎么追我都追的到,ok?”

        喧闹的人群,吆喝的小贩,交映的灯笼,月上夜凉如水,月下繁华似锦。

        白小艾捧着杯蜂蜜柚子茶,慢慢跟在秦野旁边消食。

        秦野牢牢抓着她的手,把她护在怀里,顺着接踵而至的人流,享受着喧闹中的二人世界。

        而白小艾一直沉浸在之前秦野说的那句话中,久久没回过神来,不再想要不确定,她开口:“你刚刚是什么意思?”

        秦野:“什么什么意思?”

        “你说,在我追你之前,就……喜欢我?”白小艾拨了拨吸管,“我可以理解为,你以前说的,喜欢的人,是指我吗?”

        “嗯。”

        “……什么时候,喜欢的呀?”

        秦野低头看了眼白小艾,发现她一直盯着手中的茶,只留给他的一束扎成包子的发髻,和泛红的耳尖。

        “可以不说吗?”

        “哦。”白小艾又拨了拨吸管,声音里藏不住失落。

        秦野:“奶茶不好喝?”

        白小艾抬头,咬着吸管,“没,可能是我之前吃太多,现在有些喝不下。”

        “是么?我尝尝。”秦野神色自然的从她手上拿过蜂蜜柚子茶,喝了一口,“还不错,你嗓子好些了吧。”

        “……额。”

        白小艾呆呆地看着他。

        秦野冲她挑了挑眉:“怎么,我不能喝?”

        白小艾有点儿不敢相信他竟然会喝自己喝剩的东西,面上却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

        秦野吸到了一点柚子的果肉,有点酸,他见白小艾欲言又止的模样,若有所思,问道:“你是不是又想喝了?不过没多少了。”

        说着,摇了摇瓶身,塞回到她手里,“呐,你喝吧,还有一点。”

        白小艾瞪他:“咱穷的连一杯奶茶都买不起了嘛!”

        秦野:“这样喝,更甜啊。”

        白小艾:“………”

        秦野:“哈哈哈哈,好久没看到你这个表情了。”

        白小艾:“………………”

        二人不知不觉走到了古戏台下面,戏台上正在上演英雄救美的传统戏剧。丑脚模仿猴子的动作,耍着“矮子步”一步步贴近漂亮的花旦,花旦手执一方手帕,轻轻推开丑脚,丑脚不依,却被男旦的扇子狠狠一打,立马摔了个大马哈,惹得驻足观看的游客哈哈大笑,乐声一片。

        随着古戏台上故事高潮,越来越多的人都往这边挤,秦野前胸贴着白小艾的背,抓住她一只手,几乎是半抱着她慢慢往外挪,直到避开人流退到最外层,正好处于艺林园的入口处,稍微后退一点,握着她的手,走了进去。

        相较于文庙区的热闹,艺林园人少了很多。

        白小艾被秦野牵着手走了一路,走着走着,周围只剩参天大树和零星的路灯。

        借着路灯灯光,她发现了不少情侣。除了路灯下紧紧相拥的,还有不少藏在树干后面亲吻。

        白小艾不肯往前走了,她步子慢下来,慢慢松开了秦野的手。

        “怎么了?”秦野疑惑地看着她。

        白小艾手背在身后,咬着唇,眼睛瞪着他。

        “到底怎么了?”秦野微微弯腰,双手扶着白小艾的肩膀,低头看着她,问道。

        白小艾推开他:“……我生气了。”

        秦野顺了顺毛,笑:“你终于说出来了。”

        白小艾:“哼,那个什么苹果,好讨厌。”

        秦野:“嗯嗯,讨厌。”

        白小艾:“你也好讨厌。”

        秦野:“嗯嗯,嗯?讨厌?”

        白小艾:“快说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你说出来就不讨厌了!”

        说着,她抓着秦野顺毛的手甩开。

        秦野双手举高,示意不再动她,也不介意,耸耸肩,双手插回裤子口袋。

        看着眼前男生满脸无所谓的样子,白小艾爆发了:“你之前说有喜欢的人,到底是谁呀!你不说,我就……我就……”

        “是你啊。”秦野打断她,调侃道,“你就干嘛?把我吃了?”

        “我!”白小艾深呼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满脸诧异,“我???怎么可能?来基地之前,我们有见过吗?”

        “两年前,洛杉矶……不止你一个人有印象。”秦野仰头看着满天星幕,背靠在树干上,似乎在回忆,眼角有说不出的缱绻,“说来怪不好意思的,最开始,我认错了人。”

        秦野长臂一揽,下巴抵着她的肩膀,叹了口气。

        原来,两年前输比赛的那天,秦野感觉到有人在跟踪他,他以为是李然,李然跟他吵了一架;又以为是林清泉,林清泉劝他退出比赛;他去买酒的时候发现跟踪他的人还没走,本来想是不是哪个八卦记者,故意没回酒店想要装醉引人出来,没想到后来真喝醉了,跟踪他的人也出来了,却是在照顾他。

        那个人絮絮叨叨的安慰着他,用温柔如水的声音,说着欢欣鼓舞的话语。

        他甚至以为那个晚上是他的一场梦,夏夜虫语的低喃入梦抚慰着他快要偃旗息鼓的决心。

        后来秦野醒来的时候,有特地询问是谁那天把他送回酒店的。

        hm战队俱乐部随行的一位助理说是她。

        秦野自此对她心生好感。

        如果秦野对一个女生示好,极少有人能够抵抗他的魅力,助理很快沦陷。

        “然后……”白小艾揪着手指头,忍不住插话,“你就跟她在一起了?”

        秦野摇头:“虽然她说是她,我总觉得不太像,就拐着弯问过她一些细节,她的回答都有出入,她再三保证那天是她送我回来没有别人,我就以为是我喝多记错了。”

        白小艾仔细回想着到hm基地后看到的人,小声问:“我好像没有在基地看到那个助理呀……”

        “她啊,在泄露战队对战方案后,就被我辞退了。”

        “怎么会?”

        “嗯,她的目的跟宋清泉一样,不过她胆子更大吧,劝说我解散战队失败后,就动了歪脑筋,直接把战队对战方案和选手数据给卖了。”秦野冷淡道,“其实她也不过是按照她老板的话行事,我不过把她退回她老板那而已。”

        “她老板?”

        “我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