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沈觉岁枣枣在线阅读 - 吃药

吃药

        敲门声响的时候,白小艾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她愣了一下,朝着门口望过去。

        敲门声又没了。

        揉着眉心,白小艾继续蹲在行李箱旁看医用说明书。

        大概过了两秒,手机震动。

        她撑着腿想要站起来,结果腿发软,倏的一屁股跌坐在地。

        浑身无力的白小艾庆幸酒店房间里都铺了地毯。

        外套落在一边,她也没去管,摸到茶几上的手机,看了眼信息。

        【alex:是我,开门。】

        而紧随着这条消息前面,是几条小花花和小狗发来的微信。

        【f花花:我们给队长发的消息都没有回音,没有队长的首肯我们肯定去不了。】

        【f花花:我明天就去办护照,小艾姐能不能帮忙跟队长求个情qaq】

        【f花花:让我们去t市吧,就是坐冷板凳也行啊。】

        【dogge:小艾姐,拜托了。】

        还没等她翻完,新来的消息又跳了出来。

        【alex:???】

        伴随着这条消息,是用力的敲门声。

        白小艾套着宽大的睡裙,鞋也忘了穿,急急忙忙跑去开门。

        走廊外骤然的冷气扑面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秦野看她一眼,眉毛皱成一团,抬手摸了下她的额头,再见她光着脚的样子,脸色冷了几分。

        白荧荧的灯光下,房间里的人脸色苍白,还浑然不知,对他挤出一张勉强的笑脸。

        “这么晚……”白小艾咳了咳,艰难地说出几个字,“怎么……来了?”

        “难受就别说话。”

        秦野一手环状捞起她腿弯,另一只手托着她的肩胛骨下。

        “不……不用的。”白小艾不配合,要躲。

        “你知不知道你脑袋能蒸蛋?”秦野拉着她的手搭上自己的肩膀,稍微用了点力气就把人抱起来,他的声音里隐隐有着怒气,“大半夜不睡觉在阳台瞎站什么?鞋也不穿?!”

        被公主抱的白小艾,低着头埋进他的胸膛,老老实实的挨训。

        鼻尖是秦野的味道,白小艾觉得没那么难受了,眼皮有点沉,打了个呵欠,挤出几个字:“空调太冷了……就出去暖暖。”

        “你还知道关空调,脑子没烧坏。”

        “我……就是有点儿感冒。”她好不容易又挤出一句话,声音依旧是哑的。

        白小艾被放到床上后,对上秦野板着的脸,不知是生病的缘故还是其他,冷得哆嗦了一下。

        “冷?”秦野皱着眉,再次摸了把她的脸,然后又用手背碰碰她的额头,冷冷道,“你发烧了。”

        “说不定……水土不服。”

        “嗯?”

        白小艾特别怕他一个字的语气词,心都提了起来,小心翼翼往床的另一边挪了几寸,膝盖跪在床沿上稍微又往里挪了一点,直到摸到她的被子。

        秦野静静地看着她这一系列的举动,也没说话。

        白小艾喉咙发紧,眨眨眼睛,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抓到被子后,飞快的捂到自个儿身上,捂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来。

        白小艾的眼睛天生就长得招人疼。本来眼角下垂的面向让人看着就容易心软,再加上她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看起来就更招人可怜了。

        “还水土不服……你真能找理由。”秦野用指尖碰了碰她的眼角,“我不来,你要怎么着?”

        “吃……药。”

        “药呢?”

        白小艾伸出一根小指头,指了一个方向。

        然后……整个人躲进了被子里。

        她的房间一团乱,完全不像是个女孩子该有的样子。

        根本没脸见人了……

        见人把自己裹成了个球,还学着蜗牛一样把脑袋缩进壳里。秦野气笑了,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他环视房间,留意到地上打开的行李箱,和旁边凌乱散落的东西,弯腰捡起落在地毯上的药和衣服,把衣服搭在臂弯里,仔细看说明书。

        看得差不多后,他走到茶几边端起热水壶。

        “刚烧了水?”秦野说着,倒了杯水,“还挺烫的。”

        是很烫的。白小艾觉得她浑身都要烧起来了。

        过了一会儿没听见声音,白小艾忍不住往上拱了拱露出半个脑袋,眼睛微微瞟到一旁见秦野正目不转睛看着她,很近的距离,一偏头就能亲到的距离。

        男人逆着光而站,房间里的灯在他的背后,投下一片阴影。

        白小艾默默往背后挪了一点。

        “别动。”秦野命令道。

        白小艾乖乖不动了。

        “张嘴。”

        “啊——”

        “把药吃了。”他把裹着糖衣的胶囊放到掌心。

        白小艾手藏在被子里,下意识的把脑袋贴过去,低头对着他的掌心,舔了几下,才把药给吃到嘴巴里。

        柔软的舌尖扫过,湿漉漉的,让秦野莫名想起二狗子刚出生没多久抱到他家时,第一次对他撒娇的模样。

        掌心还留有余温,秦野眼底晦暗不明。

        他坐在她身边,用刚刚那只喂药的手贴在她的颈脖处,另一只端着热水的杯子凑近她嘴边。

        “喝点水。”

        白小艾感觉后颈处贴着的手比她身上还烫,她把被子捂得紧紧的一点儿缝隙都不留,乖巧的喝了几口水,见水杯快见底了,嗓子润了润,小声说:“好了。”

        秦野把水杯放下,去浴室找了条干净的毛巾给白小艾擦了把脸:“你说我说你什么好?睡个觉都能把自己给睡发烧了?我他妈真是服了,还嫌今天事儿不够多?”

        吃了药,白小艾不太有精神,看着像是快睡着了,想到小花花他们的微信,还强撑着说:“他们……说想补护照也过来……应该……能赶上……淘汰赛……”

        秦野磨磨牙,气得把人往被子里用力一塞,推倒在床上,毛巾扔在一边。

        白小艾很快就睡着了。

        秦野重新用冷水洗了遍毛巾,拧干水,敷在她额头上,然后等了几分钟,见她没什么别的状况,就转身出去了。

        走之前,秦野把白小艾房间电源处插着的房卡拿下来,关好门,走进自己房间。

        cool已经洗完澡正在准备睡,见秦野回来拎着包要走,问:“悠着点,明天比赛。”

        “……”

        秦野说:“她发烧了。”

        cool依旧面瘫着一张脸:“发烧了你还要去?”

        “……”

        秦野冷冷地挤出几个字:“我又不是禽兽。”

        cool:“那你还去?”

        秦野:“我不放心,去照顾她。”

        cool极为惊讶,但他惊讶的表情也是面无表情,说:“真难得。”

        秦野无奈:“谁让她是我的女朋友呢。”

        cool看着秦野的背影,若有所思。

        谈恋爱真的是个很神奇的东西,竟然把一个天天嫌麻烦,恨不得全世界的麻烦都别来找他的人,变成了一个心甘情愿照顾别人的事儿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