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沈觉岁枣枣在线阅读 - 开会

开会

        秦野醒来时,天刚蒙蒙亮。

        睁开眼,入目是一张安静柔和的睡颜。他愣了一下,而后伸出手把几缕散落在小艾脸上的头发给拿开,手指停留在她的眼角,轻轻摸了摸。

        她喃呢了一声,舔了舔嘴唇,不知在做什么好梦。

        这么一舔,唇瓣上沾了点水色,看起来是色泽很好的红。

        秦野食指又开始转移,转移到她的唇上,就那不开手了。轻轻拿手指压上去,又加了拇指,轻轻摩挲,他感觉到热度顺着手指蔓延过来。

        她眼睛紧闭着,眼角微微泛红,他大概知道她醒了,打扰了她的好梦,也丝毫没有愧疚感,收了手,撑着下巴看着她,等待着她的苏醒。

        白小艾睫毛微颤,一根根像是抹了酒,微微掀开一点眼帘,湿漉漉的,带着早起的水汽,迷糊片刻后,才全部睁开。

        他靠得再近些,分明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呼吸能轻吹起一些她脸上细细的绒毛。

        白小艾大脑空白一片,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脸。因为靠得太近,她的呼吸开始与他交缠。就在小艾以为他会吻她的时候,他低低笑了两声,点了点她的鼻尖,而后退开,道了句:“嘿,睡美人。”

        秦野起身时,毯子掉到了地上,伸手捡起来盖回小艾身上,同时把室内的空调关了。

        清晨的阳光薄薄的,照在身上没什么温度,柔和的光线点缀着浅色系的墙纸,映出了斑斑点点的色彩。

        秦野找到拖鞋穿上,见床上的人还傻兮兮地拥着毯子看着他,两个眼睛有点儿肿,不知是因为昨晚哭的还是他给的那杯水。他反身单膝半跪在床上,床垫微陷进去,一只手撑在床上,另一只手按住她纤细的脖子,低头印下一个吻。

        “早上好。”

        “早上好。”

        “我先去换衣服,等会儿楼上见?ok?”

        “ok。”

        “咖啡还是牛奶?”

        “咖啡。”

        “加牛奶吗?”

        “加。”

        “起床吗?”

        “起。”

        秦野见她对答如流,揉了揉她的脑袋,安心离开。

        他反手关门,抬眼时,对上满脸内涵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小狗。

        “额……你……她……昨晚上?咳咳,那啥……”小狗语序混乱,眼神乱飘。

        秦野眉头微皱,问:“你喝傻了?你们昨晚几点回来的?”

        “……两点多。”小狗眼神飘回了秦野身上,上上下下看了个遍,不知在找什么东西。

        “休假结束了,第一天训练迟到的扣工资翻倍。”秦野冷冷看了他一眼,径直往推开自己房间门,进去换衣服。

        小狗看着时间还早,不怎么在意,倚靠在秦野房门前,说话利索了,笑得略猥琐:“哥,你们两个昨晚上……一起睡的啊?”

        秦野没理他,解开衬衫扣子,露出精瘦的身上,走到衣柜前换了件黑色t恤。

        小狗看着他哥身上男生看了羡慕嫉妒恨,女生看了迈不动腿的肌肉,看着看着,有点儿不敢置信:“卧槽,难道你们俩纯盖棉被聊天睡一晚?”

        他哥身上干干净净,没有一点儿能让人浮想联翩的东西。

        秦野有条不紊地继续换衣服,衣衫整齐后,往洗浴室走。

        “哥,你……是不是,不行啊?”

        秦野动作微顿,踹了他一脚,黑着脸,说:“滚去把他们叫起来,迟到一个你一个月别想吃肉。”

        “哥,你不能讳疾忌医啊!”小狗跳开,不怕死地狼嚎。

        “想挨揍?”秦野挑眉看他。

        小狗麻利地滚了。

        三十分钟后。

        白小艾把自己收拾干净能出来见人后,刚打开门被蹲在门前的小狗吓了一跳。

        “……小狗,你蹲这做什么?”

        小狗拍拍裤腿站起来,打量她一圈,尤其是在她脖子那块地方看了好几遍,确定没看到任何暧昧的痕迹后,有些失望,又不甘心,用一种地下党对暗号的口吻,小声地说:“我刚刚看见我哥从你房间里出来了。”

        白小艾脸刷得一下就红了。

        小狗眨了眨眼睛:“你之前说的……成功了?”

        “什……什么?”

        “你不是说要睡我哥吗?睡了吗?”小狗急着直跺脚。

        白小艾:“……”

        “喂喂喂,你别不理我啊,我还等着给我大姨报信呢!”小狗拦住要走的白小艾。

        “大姨?”

        “我大姨,秦野他妈,你婆婆啊。”小狗解释了一句。

        “再见。”白小艾恼羞成怒地踹了他一脚,飞一般的跑掉了。

        小密探小狗捂着再次受伤的脚,有点儿摸不清头脑,所以……他要怎么给他大姨汇报情况啊?

        早上九点,健身完毕又回房间洗了个澡的白小艾下楼来到会议室。

        还没进去就听到陈哥嘹亮的嗓子在骂人。

        “你们昨晚上都做贼去了?一个个的眼睛都睁不开,就你们这状态,我还是回秦氏工作,换个人脾气好的来带你们。”

        “不不不,陈哥,我们舍不得你,你舍得离开我们回到那个每天打卡上班的无聊办公室嘛。”

        白小艾后来才知道,与国内其他俱乐部很大不同的是,hm俱乐部属于秦氏市场投资的一部分,是秦野向他父亲争取后的成果。因此,hm俱乐部的管理者都是秦氏的员工,这个模式不仅保障战队的安全,也保障了其他员工的利益。

        简单说,秦氏企业如果放弃这个投资hm俱乐部,放弃投资电竞行业,陈哥他们还是秦氏的员工,公司必须保障他们的工作利益,就算裁员也要根据劳动法走相关流程。同时,这样让秦氏旗下的电竞战队不会那么容易解散。

        “小花花,你再打呵欠就给我出去!”

        “陈哥,我错了,可是我困……”

        “不许撒娇!”

        白小艾在想要不要等陈哥骂完了人再进去,她不太想当炮灰。

        “怎么不进去?”身后传来一个甜甜的女声。

        白小艾转头看去,一个身着露肩小礼裙粉色小礼裙的女生俏皮对她一笑,她并不认识。

        对方却认识她。

        “alice?”

        “嗯嗯,我是。”见她手中抱的东西挺多,白小艾忙上前帮她分担。

        “谢了。”空出一只手的许玲玲推开会议室的门,把东西往桌子上一放,罩着陈哥后背就是一巴掌,“行了,陈哥,别废话了,说正事吧。”

        “哎呦,你这丫头!”陈哥龇了口牙,握拳抵嘴咳嗽两声,也不揪着人骂了。

        白小艾把东西放下,跟陈哥打了声招呼,再回头看,会议室已经坐满了人。

        秦野见她来,指了指身边的位置让她坐下。

        “夏季赛还有两周就开始,这周安排如下……”

        白小艾扯了扯秦野的胳膊,指着在投影仪电脑前忙着的女生,小声问:“她是谁呀?”

        “我们俱乐部的数据分析师,许玲玲。”

        “好厉害,她看起来好小呀。”

        “她可不小了,比我还大三岁,跟陈哥同一批进公司的。”秦野对着白小艾勾勾手指头。

        白小艾疑惑地凑过去。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rich有喜欢的人吗?”

        “啊,就是她吗?”白小艾扫了眼rich那张精英禁欲带着眼镜的脸,心想,原来rich喜欢比他大的女孩子呀,不过,两个人看起来倒是挺配的。

        而站在讲台上把一切都看进眼里的老陈,他心中默念着“秀死快秀死快秀死快”,忍住吐血的冲动,继续说:“……这两周,你们相互配合,尤其是新来的成员和替补,尽早熟悉hm团队运营方针,每次的训练赛都要向我们分析师提交数据,每个人的比赛都要录制视频记录。”

        似乎感受到陈哥的怨念,白小艾坐直了身子,老老实实的听着经理讲话,不怎么好意思再跟秦野说悄悄话了。

        “……现在,你们把你们目前的韩服rank排名还有英雄练得情况都填到这张表上。”

        秦野对着老陈挑了挑眉,等他走下来发表格的时候,再次附耳。

        “而且,陈哥也暗恋她。”

        “我……”的妈呀,竟然还是三角恋!

        白小艾捂着嘴,把惊讶吞进嘴巴里,眼睛亮亮地,来回在难得一本正经的陈哥,又悄悄瞄了眼认真放ppt的女生,小声问,“那……许玲玲喜欢谁呀?”

        “这个就不知道了。”

        对方的呼吸声洒在耳朵上,让白小艾觉得耳朵有些痒痒的,她忍不住用手挠了下,立刻被人抓住了手。

        “别乱动,你哪里痒?我帮你挠挠。”

        “没有啦。”白小艾忙把手放下去,抽了下,没抽动。

        “别乱动,老陈看着呢。”

        白小艾:“……”

        你倒是把我的手放开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