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沈觉岁枣枣在线阅读 - 争议(二)

争议(二)

        工作日的下午,s市交通状况良好。

        没有堵车,大约只花了半小时的车程就到了摄影棚。

        一下车,热气扑面而来,从空调车过度到蒸笼般的室外,温差骤变,让人难以适应。

        这种火烧火烤的感觉在重新进入摄影棚时才好转。摄影棚里冷气比大巴上还足,凉飕飕的风从机器里不要钱般灌进来。

        白小艾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有些好奇的四处打量。

        棚内面积充裕,他们一行十几个人站在里面也不显拥挤。

        棚高在三米以上,棚内有一块巨大的黑色挡光布,隔绝外界一切光线,而维持着室内光线的是无数不同种类的灯,每一个都看起来很有讲究。尤其是其中一盏像大嘴(深渊巨口)一样的巨灯,承担了摄影棚内主要照明功能。

        经理陈哥已经跟工作人员都打好了招呼,见人来齐了,领着他们先到摄影师面前。

        摄影师留着一撮小胡子,圆寸头,白背心大裤衩,脚下踩着拖鞋,扫过他们,大手一挥,说:“女生先留下,其他人去化妆。”

        队友见怪不怪,三三两两分开,跟着陈哥安排的助理往不远处的化妆间走去。

        被点名的白小艾乖乖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摄影师走近,在距她一臂左右的位置停下来:“化过妆了?”

        白小艾点头。

        “妆不错,都不用补。”摄影师微微点头,绕着她走了一圈,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打量着,大约过了三分钟,也不知道看出了什么,托着下巴端详着。

        其他在场的工作人员像是没看到这边的场景,目不斜视地做着手上的活。

        白小艾脸上挂着礼貌而温婉的笑意,内心却尴尬的恨不得二狗子能把人拖走。

        她算是体验了一次当商品被审视的滋味。

        没等多久,摄影师又有动作了,他稍微靠近了一点,想抬起白小艾的脸仔细端详,手还没刚伸人面前,就被一只手一巴掌打开。

        手的主人是秦野。

        本应该去补妆的秦野其实没走太远,他拿着手机在没人的背景板后面讲电话,留意到这边的情况,电话也没讲完就直接过来了。

        “啪——”得一声巴掌,声音又响又清脆,白小艾都觉得有点儿疼。

        “德行。”摄影师甩了甩手,微嘲道,“看看都不行,这么护着啊?”

        “你说呢?”

        “真是你女友?”

        秦野淡淡瞥了他一眼。

        “得,我是在看她适合什么角度。”摄影师举手投降,实话实说。

        秦野表情冷淡,说:“她不是你那些模特,用不着靠那么近看。”

        “哎呦喂,您是大爷,您说了算。”摄影师阿k跟hm俱乐部合作的时间也不短,他会自降身份来这拍个电竞队的宣传照完全是看在秦野的份上。

        当然,还有财大气粗的秦氏份上。

        不过,从事艺术且在时尚圈名气不匪的阿k还是忍不住说:“她形象挺好的,还没到二十吧?怎么沦落到混电竞圈来了?怪可惜的,如果跟我,一个月后,搞个主题上上热搜,让她成为个网红妥妥的。”

        “跟你?”秦野眯起眼睛,声音很危险。

        “……大爷,我的意思是,跟我的团队,给她拍街拍写真!”阿k忙解释,忍不住擦了擦额头冒出的一滴汗。

        秦野不置可否:“算了吧,与其跟你的团队混成个十八线小网红,还不如跟我拿冠军。”

        白小艾从他背后探出脑袋,对阿k笑了一下,她抿着嘴,眼睛弯弯的,脾气很好的样子。

        “拜托,我镜头下,有没红的明星?”阿k见秦野脸上没多少愠色遂为自己正身一句,后对着看起来很好忽悠的白小艾说,“小妹妹,我跟你说,像是谢嶙啊,顾十堰啊,姚静安啊这三个影帝影后,其他名气没他们大的我就不数了,反正这几年红遍大江南北的明星,哪个每在我这边拍过写真的?谢嶙当年会红,第一张街拍就是从我手上拍出来的,不骗你,你网上搜搜就知道了。”

        “真的吗?”白小艾微呼,诚心称赞,“你好厉害呀。”

        “那是!”阿k洋洋得意,还不忘卖招牌,“所以来吧,来吧,我觉得你很有潜力成为第五个红遍大江南北的冉冉之星!”

        白小艾依旧笑眯眯:“咦?怎么是第五个?第四个是谁呀?”

        “喏,他。”阿k指着面前淡然自若的秦野,恨铁不成钢,“如果我当初偷拍他的照片发出去,我又多了一个活字招牌了!”

        “那怎么没发出去?”白小艾好奇。

        秦野淡淡地看了阿k一眼,说:“他不敢。”

        “不敢?”

        “发了他要吃官司。”

        “所以我才气啊!”阿k抓了把头发,本来就没几根毛的头发还拽下来两根,脸色更难看了。

        秦野嗤笑一声:“钱都拿了,你不觉得现在这么说晚了点?”

        “艺术,是不能用金钱收买的!”阿k义正言辞。

        “哦,那你发吧,记得把违约金打给我就好。”

        阿k:“……”

        “妹子,真的不考虑跨行吗?”阿k转过头,热情洋溢地问白小艾,还不忘贬低另一个圈子,“我真的觉得电竞圈不怎么样,忒没前途,只能吃青春饭,还是一个手指就能数完的年龄。”

        说得好像时尚圈娱乐圈不吃青春饭一样……

        白小艾内心吐槽了句,笑着说:“我觉得挺好的啊,大家都属于服务业,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呀。”

        她本质上也不是为了钱才答应来hm打比赛的。

        “我喜欢打游戏,而且不管哪个圈子做自己就好了呗,再说,人生漫长,不趁着年轻放肆,难道垂垂老矣我才来打电竞吗?”

        总不能让她七老八十再来追男神吧……

        说完,俏皮地吐了下舌头:“反正我是这么想的。”

        喜欢,然后做自己,是白小艾一直以来的人生教条。她很早就庆幸,她能够因为alex接触到竞技游戏,也能够真的喜欢上电子竞技,否则她也不能保证能够有毅力站到与alex并肩的位置。

        与喜欢的人共同做喜欢的事,不能更好了。

        “档次不如时尚圈,知名度不如娱乐圈,累死累活打一年比赛,赚得还不定有明星接个广告多。”阿k见劝服不了,低头摆弄着手中的机器,而后顺手对着秦野的脸拍了一张特写,根据相机里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开始调整光圈。

        就这样,他嘴巴还不得停:“alex你也是的,这无死角还忒上镜的脸,竟然只能出现在游戏宣传照啊游戏宣传视频上,真是太浪费了。”

        “哪那么多废话,你是来拍照的,不是来bb的。”秦野皱眉,不耐道。

        “好吧,大爷,你今儿又不去化妆啊?”

        “不去。”秦野低头回了句消息,然后把手机塞兜里,走到摄像机后面摆的一张凳子上,就这么坐了下去,监工般冷着一张脸,说,“快点拍。”

        阿k老实了,指着背景板,让白小艾站过去,然后举着相机对着她。

        白小艾身前身后一堆的灯,站在炽热的灯光下,温度着实提了不止一两度。

        她算是明白为什么摄影棚冷气要开这么大了。

        “随便走几步,也不用刻意摆pose,转身,回头,侧着身来一次,越平常越好。”阿k说。

        白小艾依言来回走了几步,落落大方,笑容恰到好处。

        拍着拍着,阿k的镜头情不自禁的对上白小艾的脸,来了张特写。

        放大的镜头下,女生的眼角微微下垂,配上平缓略弯的细眉,自成一套,是男性最爱的那种无害且毫无攻击力的温婉天真型;天生上扬的嘴角清晰明媚,她只要轻轻一笑,就有她在非常非常开心的样子。

        温柔又娇婉,看似柔弱实际上,内心又有自己一套的准则,阿k想,怪不得秦野会被这个外柔内刚的妹子收服了。

        白小艾拍照的时候,其他人陆陆续续化完妆,第一个走出来的是小花花。

        他僵着一张脸,走到秦野旁边,蹲了下来,小声地问:“队长,我下次可不可以跟你一样不化妆啊?”

        “你自己跟摄影师说。”

        “好吧。”小花花声音低落,手指头在地上画圈圈,嘀嘀咕咕道,“那个死颜控肯定不会同意的。”

        小花花还在青春发育期,脸上时不时会冒出几颗小痘痘,他皮肤在男生里又是偏白的那种,痘痘显得特别明显,他可忘不了阿k眼神扫过他脸上时,嫌弃的眼神。

        痘痘被粉底盖上,今晚回去又要发炎。小花花觉得心都快碎了,他要没脸去直播了,他的女粉丝肯定又要抛弃他了。

        后面的人陆陆续续从化妆间出来,大家都安静的站在一边,小声的说话。

        “小狗在闹脾气。”

        小花花揉着腿站起来:“他又怎么了?”

        “你自己问他吧。”猴哥叹了口气。

        小狗是最后一个出来的,他一脸不爽的扯着衣领走过来,好好的衣服愣是把领口扯大了一号。

        秦野瞥他一眼,冷冷道:“惯着他。”

        众人心想,还不就得惯着他嘛。

        如果是hm基地,秦野是大boss的话,小狗明朗就是个小祖宗,身为hm一队年龄最小的他,明面上,是hm战队重点培养的adc接班人,内地里还有一层秦野表弟的身份,足够他在俱乐部横着走。

        小狗不发脾气的时候,除了话少点,都挺乖的。hm青训营的训练不比首发队员们轻松,甚至训练强度更大,他让训练训练,让跟人合住跟人合住,从来不仗着关系搞特殊,但他一发起脾气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尤其是在游戏里,跟两年前的秦野一模一样。rank时,但凡遇到极品队员,说挂机就挂机,顶着官方警告也不改脾气;而正式赛出现过一次嘲讽对手的情况后,小狗被禁了一个赛季的比赛,同时秦野举赞成票同意撤销他hm二队队长职务,让他滚到一队来坐冷板凳。

        秦野把人放到眼皮子底下,也不能真的不管,见人过来,耐着性子问了句:“你又看谁不爽?”

        “我看你老婆不爽。”小狗龇了口牙,嘲讽道,“老子都乖乖在青训营混了半年才敢出来比赛,你老婆倒好,睡了你,直接成首发了。”

        “呵。”秦野气笑了,“那又怎样?”

        “你tm真的是被人睡了才……靠,别拦着我!”

        猴哥拉住小狗,但这边的动静已经让不少人察觉。

        秦野站起来,推开挡在中间rich和top,单手揪着小狗的衣领,把人往外带。

        “艹,别扯老子衣服,老子要走光了!”小狗被扯得走路都不利索,跌跌撞撞的,忍不住嚎了句,“放开老子,老子会自己走!”

        直到走出摄影棚,秦野才把人放开,猛地推了他一把,将人摁在墙上。

        虽然是阴影处,墙面依旧被热气蒸得火热,小狗裸/露出来的皮肤冷不丁贴到墙上,烫得他大叫了一声:“我艹!”

        秦野对着墙脚踹了一下,阴沉着脸,说:“我再听到你嘴巴里一个脏字,你直接滚回家,找我妈也没用。”

        “我……靠!”

        “嗯?”

        “……靠体格欺负我一个没成年的孩子算什么英雄好汉!”拐了个长路十八弯才把话转过来的小狗摸着被烫到的部位,瘪着嘴巴,嘟囔道,“好色鬼……还敢做不敢当,有你这种队长的队伍,我才不稀罕。”

        “我在认识她之前,她已经跟老陈签了合同。”见人老实下来,能听进去人话了,秦野才解释道,“你不要搞错顺序,是老陈先找上她,她才会来到hm基地,才会遇见我,我才会稀罕她,才会和她在一起。”

        “那凭什么她是首发,cool哥成了替补?”小狗听进了解释,之前也都是气话,他知道自家表哥不会说谎。他其实并不介意队伍里出现女队员,只要技术够硬,完全ok;他介意的是,一个连韩服王者前五十都没进的人,有什么本事压他最喜欢的cool哥一筹,让cool哥成为她的替补。

        简直搞笑!

        “你怎么看到夏季赛出赛的名单表的?”秦野问了句不相关的事。

        “就……那样看到的啊。”小狗支支吾吾,含糊不清。

        “最近我脾气是不是收敛的久了点?让你觉得我也是没脾气的?”秦野笑了下,“嗯?你觉得呢?”

        小狗再牛逼,在他哥面前也只能变成只小奶狗:“……咕咚跟我说的。”

        “跟你搭档的那个辅助?”秦野双手抱胸,冷笑一声,“你可真是把好枪。”

        “啊?”

        “用你米粒大的脑仁想想,到底是怎么回事。”秦野见他还一副迷糊的样子,冷眼瞅着他,问,“今天看到你的cool哥了吗?”

        “没……”

        “你cool哥段位多久没晋升了?”

        “好像快一个月了吧?”小狗后知后觉,脑袋里闪过一种可能,忙问,“cool哥出什么事了吗?”

        “就你这智商,我可不敢告诉你。”在外面站了这么一小会儿,浑身就开始冒汗,秦野被热气烤得有些烦躁,转过身,说,“你只要知道,是你cool哥主动当替补的,他并不觉得委屈。”

        “反倒是你,想清楚怎么回去跟里面的人解释你之前说的那句话。”

        小狗回想了一下他刚刚怒上心头、脱口而出、不经大脑的话,顿时觉得,他没脸再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