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沈觉岁枣枣在线阅读 - 喝醉了

喝醉了

        第7章

        芮长欢:???人呢???说话说一半就匿好讨厌的!!!

        叶未来:菲姐催稿催到我这里来了,长欢有空回她一句吧。

        芮长欢:风~太~~大~~~我看不见你在说什么~~~~~

        叶未来:你高兴就好。

        芮长欢:当然高兴啦啦啦,来来你肯定不会揭穿我哒。

        叶未来:小艾回国了?

        不断有消息提醒,手机频繁震动让鸵鸟白小艾把脑袋从枕头里挪出来。

        回忆被打断,她看了眼消息,爱丽丝梦游小分队另一只成员也现身了。

        白小艾:是的呢,我回国啦,来来好想你呀。

        叶未来:我查了下,hm基地在s市a区,周末聚?

        白小艾:猴猴猴。

        芮长欢:小艾同学,请正面回答我之前的问题~

        白小艾:我是来打比赛的,不是来泡男人的!一本正经/jpg

        芮长欢:说人话!

        白小艾:汪汪汪!

        白小艾与芮长欢周旋许久,乱七八糟的话说了一大箩筐,话题越扯越远,从hm战队聊到网红圈,从网红圈又开始扒娱乐圈,最后又回到白小艾的男神alex身上。

        芮长欢:alex前两年被骂成狗,谁想仅一年,阿不,就去年一个春季赛的功夫,愣是从狗变成神,如今就属他粉丝多,果然现在混什么圈子都要靠脸吃饭。

        白小艾:两年前alex不是也长这样?他又没整容,电竞圈技术才能成就神格!那年春天,alex带领hm所向披靡,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拿下无数冠军奖杯,收获千万粉丝关注。

        芮长欢:最后的全球总决赛还是输了。

        白小艾:那年msi季中赛(春季赛结束之后夏季赛开始之前的比赛空档期,每个赛区的第一名汇集在一起进行比赛,决出第一季度世界第一战队)他带着hm战队也赢了啊,hm战队终于成为世界冠军队啊!

        芮长欢:可是仍旧没有全球总决赛冠军奖杯╮(╯▽╰)╭

        白小艾:友尽!

        芮长欢:脑残粉,你男神知道你背地里用视频吐槽过他嘛2333333

        白小艾:泥奏凯,我不想和你说话。

        闲聊中,时间走得飞快,还有一个小时集合,她准备关机午休,突然看到叶未来私聊她的消息弹出来——

        叶未来:小艾,我能理解因为颜值合眼缘喜欢某个偶像,追星追到电竞圈也都正常,但你这样苦心潜伏两年后千里迢迢放弃学业回国陪偶像打比赛的,我不能理解。

        与生性慵懒不怎么着调乐钟八卦的芮长欢不同,叶未来属于冷静犀利理智派,她一发声,白小艾知道瞒不住。

        白小艾直接打了个电话过去,整理过后的回忆再次说出口没有想象中的艰难。

        随着通话的持续,手机慢慢开始发烫。

        “我当时可能就喜欢上他了,虽然那时候他连我是谁都不知道。”白小艾肩膀夹着手机,单手打开行李箱,翻出很多alex的海报、宣传册、相框、签名簿,还有很多很多有关他的一切......

        她盘腿坐在羊绒地毯上,背靠着床,一样一样的来回摩挲。

        “是对偶像的喜欢,还是?”

        别人是情不知所起,白小艾心里倒跟明镜似的:“是想要跟他在一起的喜欢。”

        “粉丝没有不想跟偶像在一起的。”叶未来冷静又毒舌的分析道,“而不少粉丝看偶像,都像吃了脑残片,看到的也只是带着偶像光环、媒体舆论营造出来的虚假人物。”

        “所以我来找他了呀,”白小艾轻轻笑出来,摸着照片上那张满脸不耐烦的俊脸,手指停留在他薄薄的唇上,耳朵不知是不是因为手机还是其他的缘故,烧了起来,“不再是作为粉丝,而是他的队友,他的伙伴,出现在他的生命中的人,融入他的生活,触碰他、感受他、熟悉他,活生生的他,我喜欢的他。”

        叶未来沉默。

        “来来,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冲动,仗着年纪小瞎闹?”白小艾抱着枕头,又翻回床上打了个滚,“可我就是喜欢他呀,虽然他说他有喜欢的人了......”

        不知触动了哪点,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很严肃,叶未来厉声道:“小艾,你喜欢谁,没有人可以干预,但你不能做出插足别人感情的事,你要拎清楚,如果对方有女朋友,你绝对不能做第三者!”

        “肯定没有女朋友的!”白小艾忙道,“我保证他现在肯定是没有交往对象,之前还专门确认了!”

        “......可是你之前说,alex和队友吵完架,他女朋友出现安慰他,劝他放弃电竞什么的?”叶未来迷惑不解。

        白小艾放下手中的照片,又滚回床上,长叹一口气。

        “是这样的......”

        当时,白小艾目睹疑似alex女友的人出现,看着两人拥抱,以她当时的情况,默默离开是最好的选择,然而就是有那种直觉,逼着她留在原地,以一种不知哪里生出的倔强姿态看着他们。

        她甚至记得那夜有云遮挡圆月,记得越发浓重的夜色。

        白小艾看着alex身旁的女人低声安慰他,给他分析情况,为他的未来出谋划策。

        “你还年轻,之前学校办的也是休学,再回去念书打个申请就好,然后准备雅思托福gre,直接申请美国的学校,你是秦家人,要继承你爸公司,一份好的学历背景,不比你那什么乱七八糟比赛冠军来的好?”

        alex抬头看着眼前的女人,挣脱她的怀抱。

        女人也毫不在意,继续说:“有些东西本来就是天注定的,你生在富裕之家,拥有优于大部分人的资源,享受不同待遇是天经地义的,你跟你的那些队友本就不是一路人,也就是你自己糟蹋自己的身份,把姿态放那么低,像刚刚那样的人才敢在你面前那样指责你,他算什么[第八区    www.dibaquxsw.top]东西?而且,如果你真的非要个冠军,也不是不可以运作,资本的力量有多大,你比我更清楚不是?还有.....”

        “行了,别装了。”alex其实早就看透眼前的女人,听到这话仍然有些失望,“宋清泉,你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看我的?”

        “不是我这样看你,而是事实如此。”宋清泉脸上依旧挂着浅浅的笑。

        云散去,月光下,女人的笑显得越发朦胧——

        和虚假。

        白小艾知道人在面对亲疏不同的人会展现不同的面貌,关系越是亲密,越是接近本性。然而世界上还有另一种人,常年带着面具,待人接物永远能找到最合适的表情,不出错,却也没有多少感情在里面。

        宋清泉给她的感觉就是后者。

        宋清泉的那一套理论,就像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把所有东西都与利益挂钩。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可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且圆滑的利用规则,或者潜规则。

        alex说:“你的那一套理论,我不认同。”

        白小艾几乎能看到他那张面无表情的俊脸上的寒意。

        “我不会放弃,即使我要继承秦家,那也是以后的事。”alex沉着脸说道,“至于你说的资本操控比赛输赢的事,只要我在圈内一天,我就绝不会让它伸到里面来。”

        “资本暗箱操作,最终的结果如何,想必a大金融系才女宋清泉小姐熟知的案例比我多。”alex微嘲,“如果你也是因为我爹打上我的主意,那我劝你省省吧,亏我还以为......算了,不重要了,你走吧,我暂时不想看到你。”

        “哦,那真是遗憾。”宋清泉不怎么在意的耸耸肩,“那我就换‘playb’了,我们分手吧,我没时间等你拿那什么冠军了。”

        alex毫不意外眼前人的话,他甚至笑了一下,眼里满是讽刺:“你终于说出来了。”

        “嗯,你解放了。”宋清泉转身摆摆手,“我会跟伯父说,是我提的分手,我看不上你。”

        alex冷淡道:“希望你能遵守承诺。”

        宋清泉走后,留在原地的alex表情难以形容,他从兜里翻出烟,敲出一根直接用嘴叼着点火。

        烟雾在暖色的路灯光晕里氤氲,他脸上的寒意褪尽,只剩萧瑟。

        火星忽明忽灭,alex顺着树干坐下来,也不讲究,就这么靠着树坐在马路牙子上,半曲一条腿,另一只手垂在身侧,整个人像是耗尽所有力气。

        一根烟的时间过去后,alex站起来,抚平褶皱的裤缝,打算离开。

        足有一分钟,跟在后面的白小艾才注意到他走的方向并不是酒店的位置。

        前方是个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白小艾躲在一边等了会儿,才见男人拎着一袋东西走出来。

        这次他没走多远,就在酒店附近带着路灯的长椅上坐下,然后从塑料袋里把买的东西一件件摆在椅子上。

        是酒。

        一瓶、一罐、再一瓶、又一罐......

        白小艾认出其中不少酒精含量很高,而且种类繁多。

        这么喝下去,不醉才怪!

        大概五六瓶下肚后,男人减缓了灌酒的速度,双手张开搭在木质长椅后,脑袋几乎仰成九十度角。黑发随着微凉的夜风凌乱的浮动,露出俊朗而令人沉醉的眉眼。

        他闭着眼,似乎醉了,又似乎睡着了。

        白小艾缓步走上前,像是怕惊到他,每一步都提心吊胆。

        但她的动作没有丝毫犹豫,坚定的在他身旁坐下。

        “是我错了吗?”男人微哑的声音低沉,好似梦中喃呢。

        白小艾不知从哪萌生出勇气,轻轻地张开双臂环抱住身旁的人。

        她小心翼翼地靠近,附在他的耳畔,鼻翼间,是那醉人的淡淡酒气。

        晚风吹散了一句若有似无的话。

        女孩温软的声音送入耳际。

        “不,你没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