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安乐侯在线阅读 - 第953章 名正言顺

第953章 名正言顺

        郭承佑只是龙卫的副都指挥使,现在李用和这个正都指挥使发话,自然立时有兵士上前,将郭承佑绑了。

        但是郭承佑出身将门,也是傲气之极,哪里肯受这这个气。

        “李用和,刚刚只不过是个误会,你敢绑我!”郭承佑伸手就是去按住腰间长刀刀柄。

        “郭承佑,你敢反抗便要按军法处置,即便你曾祖在世,也救不了你。”李用和面色冰冷的道。

        听到军法两字,郭承佑知道自己这个亏是要吃定了,他狠狠的看了旁边的范宇一眼,只能放手任由兵士将他捆了。

        范宇看到这家伙居然瞪自己,简直是不知所谓。刚才自己让李用和绑他,其中有着让李用和出口气的心思,可也是在帮他。虽然有些偏袒李用和父子,但也是为了龙卫和睦弱化矛盾。

        只是这郭承佑却是不识好人心,竟然还要挣扎,显然也怪到了自己身上。如此一来,李用和怕是不会对其轻轻放过,而自己也真没必要再帮这等人。

        摇了摇头,范宇便拿着李璋所送来的军报道:“我会去向官家汇报此事,这军报我也会逞给官家。李璋,你且好好的养伤,待得闲我再去看你。”

        李璋这时疼的额头见汗,听了范宇的话,便开口道:“侯爷但去,军报之中有高昌王救援国书,还有曹将军请战文书,官家一看便知。”

        范宇点点头,便转身回了官家的巨大马车之上。

        一进厢,官家赵祯便看向范宇道:“安乐侯,前方出了什么事,朕听着还有人争吵喧哗,可是有人拦路?”

        “回官家,刚才乃是河西新军骑兵指挥使李璋前来急递紧急军报,却被龙卫都指挥使郭承佑派人用火绳枪击伤了腿。那李璋乃是龙卫都指挥使李用和之子,刚才正斥责郭佑承不看印信胡乱伤人。可郭副指挥不肯认错,反而顶撞。李用和情急之下,便命人将郭承佑给绑了。”范宇将事情因果说了。

        范宇也没有故意偏向李用和,只是将事实平直叙述了一遍而已。

        官家赵祯不由叹气道:“这个郭承佑,从来都是姿肆不堪。前番便坐盗御酒用尚方监金器,因而被罢。这才刚刚起用还没多久,就又干这等莽撞伤人之事。”

        “官家,郭氏乃是开国功臣之后,亦不宜追究太过。”范宇劝解道。

        这话到了官家耳中,甚为体贴。这等开国功臣之后若是为这些事被治了罪,怕是会让其他的功臣之后有些物伤其类。

        “对了,李璋伤的如何?”官家赵祯问道。

        “臣也只是看了一眼,腿上被火绳枪击出一个孔洞,汩汩冒血,现正请御医调治,尚不知有无性命之忧。”范宇拱手应道。

        官家赵祯听到李璋腿上被开了洞,这可是气坏了。

        自己的生母乃是李太后,李用和便是亲舅舅,李璋也是自己的表弟。可是就在自己的车驾之前不远,亲表弟被郭承佑给打伤,生死尚不可知,这岂非是极为窝火之事。

        “陈琳,传朕口谕。郭承佑轻忽军纪骄横跋扈,不按成规肆意击伤功臣,重责二十军棍!立刻着人押解回洛阳,看管起来,待朕回京再治其罪!”官家赵祯是真的生气了。

        自己待这郭承佑不薄,可这家伙却打伤了自己的表弟,万一伤了性命,那就得拿他抵命。

        范宇拱手道:“官家,莫要为这等人生气,若是气坏了身子,便得不偿失了。此次出巡才是大事,官家还请制怒才是。”

        赵祯点点,这才想起来道:“李璋送来的军报,给朕看看。河西那里,莫非李元昊又有什么动作不成。”

        将手中的军报逞上,范宇便坐于一旁,等着官家问话。

        此时并非正式的问对,范宇也不必如在宫中那般拘谨,君臣并无后来几个朝代的那么奴性。

        张尧佐一直在旁边看着范宇和官家对话,既看到官家对于皇亲们的情谊,也看到官家对于范宇的信任。因此,心中对于安乐侯范宇,也就更加重视。

        官家赵祯看完了手中的军报,眉头便皱了起来。

        “安乐侯,你且看看这些军报。李元昊正在疏勒汇聚兵力,显是欲对高昌不利。而高昌王仆固得斤向我朝求援,亦是字字泣血。”官家赵祯顿了一下,又接着道:“新军副都指挥使曹傅,亦发觉新西夏异动,向朕请战。欲从约昌城带领五千精骑出征,突袭疏勒。朕知你胸有锦绣,可为朕参详一番。”

        张尧佐看了范宇一眼,心中对于范宇的评价不由得又高了一层。这位安乐侯虽然封号名为安乐,可是并不是只靠关系上位啊。这身上的本事,除了掌管造作院制造火器,其他方面也不容小觑。

        范宇接过军报,看了一遍,便对官家赵祯微微躬身道:“臣记得之前迁都之前,官家便对新西夏已经有怕预料,如今正应了官家所料,并不算意外。臣若没有记错,当时官家便曾说过,不会出兵相助于高昌。怎地如今见到了高昌王仆固得斤的求援国书,却又有些不忍了?官家乃是仁厚之君,但是却只须对我大宋臣民仁厚才是。何况我朝刚刚结束与辽国之战不久,尚须时间恢复国力。若是被新西夏拖入高昌战事,那辽国一旦缓过劲来,怕不是又要对我大宋出兵。臣以为,高昌不可救,否则我朝便会陷入疲于奔命之景况。于国于民,皆为不利啊。”

        此时张尧佐也插言道:“臣觉得安乐侯所言甚为有理,请官家三思。臣为三司户部判官,别的不知,但是国库之中的钱粮,怕是不足所用。”

        张尧佐看到范宇颇受官家倚重,便有主动示好之意。此时正好借着讨论西部边垂之事,表示出自己的善意。

        官家赵祯点点头,却又是皱眉道:“朕虽然知道这些道理,可是那高昌王仆固得斤视我朝为倚靠,若是不救,朕亦心中不忍。

        “官家仁义,乃是官家心性善良。然而亦应考虑到我大宋的民心国势,若是因此受损,亦是不美。臣觉得,官家可回书,向仆固得斤道明我朝如今难处。若仆固得斤战败,可率领军民退入我朝境内,由我朝安排给良田牧场,使之安居乐业。”

        赵祯脸上一抖,安乐侯这话说的好听,不就是变相先吞并了高昌人口吗。有高昌王族在手,将来腾出手来,顺势便将高昌国土也收入囊中,名正言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