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玄清卫在线阅读 - 第884章 培养

第884章 培养

        和沈浩来靖西镇抚使衙门时的恭谨一样,姜成每次去指挥使衙门的时候同样小心翼翼。

        并且姜成在指挥使衙门这边可没有沈浩那样的特权,他还得老老实实的拿着号牌在茶房等着。只不过会比一般人优先一些。

        等了差不多半个时辰,才有一名百户官过来让他跟着,说庞大人召他过去。

        皇榜已经下了第二天了,姜成心里早就琢磨清楚了,今天过来为的就是要帮自己的门生探探庞斑的口风。

        毕竟在姜成看来自己的门生只不过是运气不好卷进了这处皇帝敲打玄清卫的旋涡当中,属于被殃及的池鱼,若是因为这个原因被庞斑恶了,然后影响到之后的仕途那就实在太冤枉了。

        “怎么?你来帮你那门生探路的?”

        一开口,庞斑就点穿了姜成的目的。靖西这边镇抚使衙门最近出了沈浩遇袭的事情之外哪里还有什么事需要姜成一大早就跑来找他?公务上的事情走条子就行,面对面一般要么是急事要么就是不方便写在条子上的事情。

        昨日国战版赏下来,玄清卫的版赏自然少不了要送到庞斑手里。可这程序上就让庞斑心里明白事情不简单了,再当他看到版赏里沈浩的那一份赏赐的事情就更是心里惊异,寻思片刻之后脸上似笑非笑。

        和姜成一样,庞斑也很快就屡清楚里这份版赏里的弯弯绕绕。

        皇帝虽然年纪不大,登基时间也很短,可杨家的皇帝没一个是省油的灯,心里不论是城府还是险恶都不是常人能够揣度。而且皇帝登基这一路上的血腥杀戮,还说明其眼光毒辣,下手果决。

        一眼就把庞斑这几年来一直在培养的一个人才给拧了出来。

        这个人就是沈浩。

        庞斑看重的一方面是沈浩身上的修行潜力,三十出头就元丹境三重,只要以后不出意外,六十岁踏入玄海境也是绝对有可能的。到时候不论人情世故还是心怀城府,又或者手段谋略都该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站出来接替他执掌玄清卫指挥使一职就在合适不过了。

        另一方面,庞斑看重的还有沈浩的“脑筋”,实在是太活泛了!他在靖旧朝的权力高层屹立数十年,不说看惯风霜雪雨也起码是见多识广了,但如沈浩这样能够迸发出如此多奇思妙想的人才他却是只见到这么一个。

        这对一直觉得玄清卫是一潭死水并且积极的在寻求改变的庞斑而言无疑是一个极为亮眼的发现,他本能的认为这个叫沈浩的家伙可以帮他完成对玄清卫内部构架和职能的改变。而事实上据他观察至今,沈浩也的确没有让他失望。

        别人都玩不转甚至玩死了的黑旗营却在沈浩的手里焕发了绝强的生机,并且愈发的壮大,不但完全把黑旗营设立之时的初衷完美呈现更是做到了很多庞斑都忽略掉了的细节。

        也正是基于上面的几个原因才让庞斑一直将沈浩当成接班人在培养。

        国战之后沈浩得功劳就能升官,而时局也不再动荡,到时候就轮到庞斑正式推行举国范围内的黑旗营大整合了。

        但这一迹象庞斑没有藏好,被不少人事先瞧了出来,其中就包括皇帝。

        按照三名安插在沈浩身边的侍卫传回来的消息。沈浩在皇帝登基之前就和对方有过数次接触。更是在“皇室大考”期间暗中帮过对方,两人是有些渊源的。

        所以,不单单是看中了沈浩在玄清卫里被庞斑委以重任并且当成接班人来培养的先决条件,更可能也是对沈浩有好印象,想要借沈浩作为自己掌控玄清卫的一个契机。

        这里面归根结底就是皇帝控制欲在作祟,同时也有可能是对庞斑的一种试探。

        换言之,皇帝朝庞斑发出了明显的挑衅讯号,甚至是不顾规矩不给面子的挑衅,完全可以当做是在故意激怒庞斑。而接下来皇帝的后续动作就需要看庞斑的反应来做应对了。

        姜成也没什么不好意的,直接点头,恭谨的说道:“大人明鉴,属下正是为此事而来的。沈浩如今被陛下硬塞了一个从四品的职衔,但这事儿沈浩完全事先不知情。况且之后还关乎您定下的举国黑旗营大整合的大计,您看......”

        姜成的话没有说完就被庞斑摆手打断了。接着庞斑饶有兴趣的看了姜成两眼,笑道:“你在担心我会因为陛下插手玄清卫内部事务的事情而恶了沈浩?”

        “属下不敢。”

        “哼。”庞斑冷哼了一声,脸上的笑容不变,但总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接着说:“陛下性情和先帝不同,因为早年的际遇缺少一种为帝的自信,却习惯于凶狠的试探,只有被他试探之后确定无害或者确定能为他所用的人,才能在今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继续坐在现在位置上掌权甚至得以高升。

        而我们玄清卫本就是陛下亲兵,这一点历代如此。所以许些来自陛下的试探而已,觉得我该怎么反应?莫非还真就这么怼回去不成?”

        摆了摆手,阻止姜成开口,庞斑继续道:“你既然来了,那想必沈浩也是心里不安的。你可以回去告诉他,这些上层的事情还轮不到他来操心,同样也不需要你这个老师来帮他操心。让他老老实实的把自己手里的事情办好,同时也把之前就给他说过的事情琢磨清楚。

        一地一城,终究只是一小片天空,他很快需要面对的可是整个靖旧朝的天下。

        让他眼界放宽一些,性子再稳一些。”

        姜成闻言规规矩矩的躬身一礼,也就不需要再言语了。庞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如此一想的确是多心了。

        等姜成告辞离去,庞斑却收起了脸上的笑意。倒不是针对这次的版赏,而是针对的皇帝对于沈浩的态度。

        这里面似乎有种“帮沈浩板上钉钉”的意思,就像生怕沈浩这次错过了升迁,而不是单纯的借沈浩来敲打玄清卫。这一点唯有庞斑察觉到了,但也没有弄明白皇帝的意图。

        “看来陛下对姓沈的那小子还有别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