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叶寒遇林笑在线阅读 - 第407章 盛世繁华(大结局)

第407章 盛世繁华(大结局)

        沈嘉思出生在梧桐叶烂漫的秋季,依旧是个男孩子。他以这样的性别告诉了我,他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是我们的第三个孩子,而不是我那个没有缘分的女儿的替代品。

        但我依旧爱他。

        给他办满月酒的那天,我竟然看到了无心大师。

        他就站在叶家院子外面,就像当年救我时一样,笑的连眼睛都看不见。可他的目光却是慧眼如炬,看着我的时候,有种说不清的智慧感。

        天心大师是世外之人,不方便出席这样的酒肉喜宴。他能过来看我,我十分高兴。

        我对他的感恩之心,不用言语,把孩子交给叶寒遇后便亲自迎了过去,“大师,你怎么过来了?”

        大师就和两年前一样,笑的跟弥勒佛般,语气慈悲,“我过来,只是想告诉夫人一声。你的命格已改。从前你多灾多难,修行于世极苦。现在福星降世,有他在你身边,以后会有享不尽的福气。希望夫人多多行善,为小福星积德。否则,小福星容易早夭,毕竟,福深不寿,慧极必伤。”

        明白大师特意过来提点我一二,我心中更是感激,“大师,您放心,我一会按照你说的去做。”

        时至今日,叶家家财万贯,但世界上贫困的人那么多,即便不为了我福报,多做善事,公益事业也是应该的。

        最后,大师给了我四个字,“阿弥陀佛。”便消失在了人群里。

        随着嘉思的出生,一切都在慢慢进入正轨,朝着美好的未来方向前进。直到有一天,一个不算小的意外出现了,好在最后又有惊无险的结束了。

        那个意外来的突然,发生在早上刚起床的那会儿,叶寒遇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当时,我还没有睡醒,迷迷瞪瞪的半睁着眼,看着叶寒遇走到阳台那接电话。

        我侧身躺在床上,盯着他的背影,听他对电话那头的人说,“盯着白家的人,她唯一能求助的就是她的父母。”

        白家的人?

        是白薇又出事了吗?

        可她不是被抓了,都罪证确凿了,还能出什么幺蛾子?

        叶寒遇挂了电话后,没有立刻回到卧室,而是单手斜裤兜站在原地,面向远方的黎明,看天边缓缓升起的旭日。

        我看不见他的表情,但看他肃穆的背影,都知道此刻他的心情并不轻快,甚至可能有些沉闷。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我光着脚,从后面抱住他的腰,贴合着他的背。

        他的身体微微一僵,很快转过身来,回抱住我,“吵醒你了?”

        我摇摇头,“本来也差不多要醒来。刚刚谁给你的电话?寒遇,别瞒着我。我想听实话。”

        他一脸担心的看着我,揉了揉我的太阳穴,“我怕你听了烦心,万一头又疼了,没照顾好你,我会被你弟弟打死。”

        “你不说,我会胡思乱想,那才会头疼。”我咬了咬唇,眼睛里有委屈。

        “白薇逃了。她换监狱服刑的路上,趁警员不注意,逃跑了。警方在全力抓捕中,你不用担心。现在监控那么多,她跑不掉的。你最近别出门。我经不起吓。知道吗?”叶寒遇可能也知道瞒不住,而且要我乖乖在家,只能说出实情。

        白薇逃了,对我来说真的是个炸弹,随时都可能把我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生活炸的稀碎。要说我不担心,是不可能的。但我相信叶寒遇的能力,而且何天宇也死了,现在的白薇除了白家没有其他的助力,只要盯着白家那边,白薇得不到帮助,被抓捕是迟早的事。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叶寒遇突然咳嗽了起来。

        “怎么了?是感冒了吗?要不要去医院?”我一脸紧张的看着他,完全忘记了白薇逃跑的困扰。

        叶寒遇只是咳嗽了几声,然后顺好气说,“没事,小感冒。吃几粒药就好了。你别靠太近,小心被传染了。”

        “传染就传染呗,我又不是林黛玉。感冒而已,怕什么?”

        “你还要喂奶呢。你要感冒了,嘉思就成小可怜了。”叶寒遇说着,干脆提出暂时搬出去住几天,省的传染给孩子。

        “你看看你,都感冒了,还在阳台这吹风。你这样出去住,没人照顾你,我怎么放心。”我不知道他是为了白薇的事,趁机搬出去还是真的为了避开孩子,但我看他的面色确实不太好,也不想真让满月的孩子传染了感冒,所以吐槽归吐槽,最后还是同意了他搬出去住几天。

        我催促他先去洗漱,把衣服穿厚实一点,就踩着拖鞋跑去客厅倒水,给他泡了一杯蜂蜜水。用手探了探杯子的温度,才端给他,“要不,我先陪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不然,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叶寒遇喝了一小口水,微笑说,“真没事。我的身体素质,你还不知道?一个感冒,睡一天也就好了。”

        此刻的他,忽然让我觉得在照顾嘉言一样。孩子气的不愿意看医生,对医院很抵触。

        我翻出感冒药,让他吃一粒,轻叹道,“嘉言真不愧是你儿子,夫子两个一样的脾气。希望嘉思乖一点,像我,不要那么让人操心。”

        “一定会的。这孩子从小跟着你,你带着他,耳濡目染,肯定跟你一样乖巧。”叶寒遇扬眉轻笑,不愧是刚喝了蜂蜜水的人,嘴巴那叫一个甜。

        后来,叶寒遇还是没有去医院,而是去了警察局。因为白薇在逃跑了不少10个小时的时间里,被人找到了。只是找到她的时候,已经是一具尸体。

        经过法医的调查,她是中毒而死。只是是她自杀身亡,还是被人谋杀,却成了谜团。

        如果她要自杀,为什么要辛辛苦苦的越狱。可如果不是自杀,又是谁要害她的命呢?而且她死在酒店里,死在床上,睡姿非常的安详,还换了一身新衣服。

        直到白薇下葬的那天,我都有点想不明白。但后来,我也没有再多纠结了。毕竟白薇的死,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个真正的结束。

        沈嘉思半岁的时候,我如约和外婆去了美国,给素未谋面的外公扫墓。

        我和叶寒遇是带着两个孩子一起来的,同行的还有弟弟赵均玄一家三口。

        外婆看着嘉言,嘉思两个曾外孙,还有柔柔这个增外孙女,笑得是合不拢嘴巴。她听着孩子们甜甜的喊曾外祖母,拉着我感慨说,“你外公泉下有知肯定也很高兴。时间啊,真的是一眨眼就没了。刚认回你这个外孙女的时候,哪里会想到有今天。你外公要是身子骨好一点,多活个几年就好了。”

        我拍了拍外婆的手背,“所以外婆更加要保重身体,长命百岁,把外公的那一份也活下去,看着嘉言长大,娶老婆,生增增外孙。”

        外婆听了,哭笑不得地说,“哪能活那么久啊,都成老妖怪了。”

        叶寒遇嘴甜,“老妖怪可没有外婆这么慈祥好看。”

        此时,柔柔带着嘉言,嘉思两个表弟在客厅里玩耍,还嫌客厅不够大,跑到了院子里。到了晚饭点,我去喊他们的时候,却看见嘉思哭着鼻子跑回来。那个小脸蛋哭成了小花猫,要多委屈就多委屈。

        我看的心疼,连忙问,“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两岁多的嘉思口齿不太清晰,只能断断续续说,“哥哥,姐姐,不,玩……”

        我听的云里雾里,转眸看向刚走出来的叶寒遇。

        叶寒遇显然比我和儿子更贴心,一下子就听明白了,说是嘉言柔柔他们不带嘉思玩。宠溺幼儿的他当机立断,一把抱起小儿子,让嘉思跨坐在他脖子上,“走,找你哥哥姐姐去。爸爸帮你教训他们。”

        刚走出几步,就看见柔柔带着嘉言追了过来,一番解释,才知道是他们要玩荡秋千,但嘉思太小了,不安全,不能带他一起玩。嘉思这才哭着找妈妈告状去了。

        听完解释,叶寒遇当然不可能实践他对嘉思的承诺,教训他们两个做哥哥姐姐的,只能亲自亲自哄嘉思,在他的照看下,让嘉思坐上他梦寐以求的秋千。

        直到嘉思转泣为笑了,我们一家人才回到屋里,和久等我们的赵均玄夫妇一起吃晚饭。

        难得出国一趟,叶寒遇特意请了长假,扫墓之余,也想顺便度假,带我们母子三好好领略异国的风情。所以之后,我们一家四口把纽约各大旅游景点都晚了一趟。

        这天,归国的前一天晚上,我正在收拾行李,弟妹突然跑了进来,递给我一个袋子,神秘兮兮地说,“这是你男人让我交给你的。他说要给你一个惊喜,让你穿上后去爱尔兰卡餐厅见他。”

        “什么?”我愣了愣,“那孩子呢?”

        “放心,家里有我呢。你男人早就拜托我了,让我今晚上帮你看着嘉思嘉言。你们夫妻俩难得出门游玩,一天到晚带个孩子,都没有二人世界的时间,这怎么行。”

        确实,这些日子里,赵均玄把女儿柔柔交给我这个姐姐代为照顾后,就一直带着他老婆到处玩。他们这对夫妻没了女儿这个小灯泡,算是彻底玩嗨。难得弟妹良心发现,愿意帮我代为照顾孩子一晚上,我也就不矫情了,道了谢后就出门赴约去了。

        虽然不觉得叶寒遇能准备什么惊喜给我,毕竟他是个钢铁直男,想来想去,最多也就是个烛光晚餐,但我还是很高兴。毕竟他有这个心。

        我满心欢喜的打车过去,进了餐厅,发现整个餐厅都被人包下来一样,除了服务员,没有一个客人。餐厅的灯光十分黯淡,只有中间的巨大餐桌上摆满了蜡烛,鲜花,牛排,红酒……

        果然是老套的烛光晚餐。

        我心里下了这个定论,抬眸去找叶寒遇。发现他也换了一身衣服,白色的衬衫,黑色的燕尾服衬的他身长如玉,在摇曳的烛光下,显得温润雅致。

        他满足所有少女期待中的童话王子,深邃柔情的目光,让我这个已婚多年的妇女都萌生出少女情窦初开的感觉,胸口宛如有个小鹿乱撞。

        优雅的钢琴声回荡在餐厅里,我踩着音乐的节拍,高跟鞋在红地毯上悄无声息的靠近他。

        摇曳的红酒杯,动人的玫瑰花香气,酿造了一场甜甜的梦。

        我走到他跟前,好奇地问,“今天又不是我生日,怎么弄这一出啊?”

        来的路上,我就一直在想今天是什么日子,结果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叶寒遇眼睛带笑,脸颊被烛光照的微红。他嘴角轻扬,温暖的大手撩起我耳边的头发,挽到耳后,“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我诧异的睁大眼,想了好一会儿才想明白:他说的是我们第一次结婚的那天。因为我光记得复婚那天的日子,所以才没有想起来,今天也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我的情绪微微有些复杂,手伸到他的胸前,抚平他的衬衫,“为什么要纪念那一天呢?我们第一次结婚时,那段婚姻可没有什么美好的回忆,而且没有维持多久就离了。不是什么好兆头。”

        叶寒遇深情的眼眸盯着我,声音犹如大提琴,“就是不够美满,还带着年轻时的冲动和任性,所以才要铭记一辈子。让我们老了都不忘,我们能再续前缘都有不容易,更加珍惜彼此。我欠你太多,结婚两次,却都没有真正为你办过一场婚礼。我欠你太多,以后慢慢偿还。每一年结婚纪念日,你都是我的新娘!”

        我错了。

        再钢铁直男的男人,如果真心想取悦他心爱的女人,他的浪漫再老套,都能让女人为之沉醉。

        我感动的差点哭了出来,为了避免那样的脆弱感,我轻轻闭上眼,缓缓吸了一口气,平复了情绪后再次睁眼,迎上他清浅温润的目光。

        在他星辉一样的眼眸里,我看见了幸福的光芒。

        这一刻,我忍不住抱住了他,深深吻上他的薄唇。

        钢琴曲演奏到尾声,餐厅重归静谧,服务员纷纷识趣的退场。

        这一刻,时光都像是定格,定在名曰幸福的缝隙里。

        我深深吐了一口气,然后微笑说,“老公,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让我原本黯淡,可有可无的人生变得多姿多彩。虽然这一路,我走的很辛苦,几次都想要放弃,但好在有你的坚持,我们才没有成为彼此的错过。以后余生里,我希望你依旧能陪在我,陪在我们孩子的身边。”

        叶寒遇的目光也变得灼热,深深凝视着我,然后吻了下我的额头,“傻瓜。是我该谢谢你才对。别说往后,余生太短,根本不够。下辈子,下下辈子,我都预定了你。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生生世世做夫妻。”

        不擅长花言巧语的男人,说起情话更让人心动。

        我听着这样的海誓山盟,最后化为浅浅一笑,“好。往后余生,生生世世。”

        两只高脚的红酒杯在月色下碰撞,鉴证了我们的誓言。

        音乐再次悠扬的响起,是幸福乐章的延续。

        我们的爱情也如这杯中的红酒,久经年月,愈见芬芳。

        十三楼的高楼外,落地窗前烟花徐徐绽放,在夜幕中拼凑出“iloveyou”的字样,宣示着我们的爱情。

        我放下红酒杯,惊喜自己所见的美景,看向身边人,“这也是你安排的?”

        “你不是一直都喜欢日本的烟火大会吗?每次看日剧,你都羡慕的要死。虽然我不能理解,但只要你喜欢的,我都会送给你。”叶寒遇说着,站起来拉着我的手,“走,去看看。”

        我跟着他的脚步,走到阳台边。没有玻璃的阻隔,自由的夜风吹拂在脸上,带着烟火特有的硝烟味,让人觉得在这个清寂的夜晚有了人间的烟火气。

        餐厅酒店附近的人都停下脚步,好奇是谁那么大手笔,弄出这么一个盛世烟火,高调宣爱。有人拿出手机拍摄,有人发出惊叹。

        而我站在高处,在身后男人的怀抱里,竟有种手可摘星辰的豪迈和狂放。

        看着夜幕中闪烁的烟火,我贪心的说,“以后我们每年的结婚纪念日都去不同的国家,好吗?”

        每一年一个国家,每年都放这样一场烟火,即便语音不通,也能让全球各国的人都轮流鉴证祝福我们的爱情。

        我说完我的要求,一束火光冲天,一阵巨响盖住了叶寒遇的回答,炸出最绚烂的烟火。

        “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见。”我转过头,看他,追问这个答案。

        叶寒遇笑了笑,没有回答我第二遍,只是低头深吻住我。

        这夜,烟火绚丽。

        一切,似乎,都在不言中。

        在这浪漫多情的异国里,他许了我生生世世,同时赠了我一场盛世繁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