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九章 何谓仙家手段(3/3)

第一百五十九章 何谓仙家手段(3/3)

        在余高的注视之下,姬辛微微颔首,道:“多谢。”

        他虽然远离了王城十年,但是却并不是痴傻,加上这段时间,余高,甚至于桐乐,都或有意或无意地提及了可能会遇到的各种事情,当下明白此刻的局势,明白这甚至于是他父亲也默许的。

        于是认真应对,此时的回应以及一举一动,都显得进退有度。

        余高心中松了口气,略有赞赏。

        十二殿下果然并不是传闻中那样……

        华子晋脸上一直带着微笑,道:

        “十二殿下请随在下来,这一座清凉山,从此刻上山,台阶六千七百余,都是三殿下六年前练习刀法时候亲自雕刻,殿下他次次前来,都会从这里徒步而上,选出了十八景致,为其写诗做赋。”

        “十二殿下,请。”

        姬辛微微颔首,视线余光注意到了桐姨跟在自己身后,心里就像是一下就安定下来,气度温厚,跟在华子晋的身后,一步步向上走去,踏足时候,身体气血流转。

        华子晋语气温和,给他介绍所谓十八景致。

        其实都是些寻常的风景,只是因为增加了当朝三殿下的诗句,引来许多文人墨客挥毫写诗,渐渐的也算是有了些名头。

        余高跟在两人身后。

        他原先还有些担心的,但是看到姬辛进退有度,就越发放心下来。

        王城中关于十二殿下姬辛的传言,一直都充斥着不祥,天资愚笨,不堪造就之类的评价,此次前去割鹿城,他才知道此事绝对只是虚言,以十二殿下之聪慧,此次入城,定然会引来许多变数。

        他心中隐隐有些兴奋和期待。

        毕竟,这里乃是有大量身份地位非同凡响之人在。

        身形矮胖的大监眯了眯眼,神识扫过了这座山,其余人倒也没有避讳他,光明正大,甚至有人冲着他的方向微微颔首,余高在内监做了一辈子,眼光毒辣得很,神识一扫之下,轻易就分辨出来人群中那些特殊的人。

        身穿灰蓝色衣服,不断拿着绣帕擦拭脖子上汗的胖子,是天武院里棍棒修为排名前三的狠辣人物,年轻的时候曾经在密卫呆过,一柄鎏金凤凰枪不知道戳死了多少个知名高手。为了办案,甚至于曾经亲自灭了一个不小的世家。

        代表着武院那边的势力。

        另一边,那亭台下面,皱着眉头敲棋子的,手中棋子仔细看看,内核透着灵光,隐隐能够看到天然形成的法咒纹路,伴随着视线方向的不同变换色彩,这种宝物,可不是身份一般的人物置办得起来的。

        是王城世家中,地位最为特殊的上三门之一。

        正在往下窥探,眉眼如画,身材丰腴的女人。

        那是在整个天乾国王城里都被列入黑名单的名字。

        她来自于更遥远的帝都,据说和当今的大周帝子有相当密切的关系。

        …………

        当余高的神识将整座山上扫过一次的时候,他的脸色已经有些隐隐地变化了,这些人来历之大,几乎将整个天乾国度半数的世家贵胄一网打尽了,今日十二殿下姬辛的表现,一日不到就能传遍整个王都。

        若是表现足够好,那么便是走稳了这一步棋。

        这些世家都会乐意和他联系来往,姬辛很有可能在王都得到些力量。

        而若是被压了一头,那就是给下了判决似的,几乎再无翻身之日。

        余高心中一时隐隐有些紧张,当看到姬辛表现,沉着自若的时候,心中不由得放松下来,华子晋所说话中的许多引诱之言,都被轻巧避过,气度又极好,以此刻姬辛的表现,今日这事情,算是成了。

        至少,这些世家是必然愿意和十二殿下结下善缘。对于远离王城十年之久,没有背后势力的姬辛而言,这有着莫大的好处。

        但是这个时候,余高突然听到了,非常细微的,压制的闷哼。

        他下意识回过头来,看到旁边的桐乐脚步很细微地踉跄了一下,神色一变,神识一扫,愕然,旋即震怒,他到此刻才察觉到不对——

        这台阶被人做了手脚!

        台阶上有凝聚的意志,是刀意!

        他修为高深,姬辛气血雄浑,旁边更有华子晋保护,自然是无恙,可桐乐修为在当年之事上早已经废去,反倒还有了一身的伤病,此刻每踩一步台阶,那痛苦几乎是踩着刀口上走路!

        余高当下面色隐隐铁青,下意识就要抬手去搀扶桐乐,却被桐乐拦住。

        女子冲着余高一点一点,坚定地摇了摇头。

        她看着姬辛的背影,面色苍白,却带着一丝满足的微笑。

        然后强撑着,一步步跟在后面,没有发出声音。

        余高神色动容,慢慢收回自己的手掌,主动落后半步,朝着桐乐微微一礼,心中叹息,没有开口叫破。

        桐乐隐藏地很好,一路上都没有发出声音。

        可一直走了六千余步,走过了十八景致,看到了一重重楼阁,隐隐已经能够看到更高处的楼阁,姬辛突然嗅到了淡淡的血腥味道传来,他是见过血的,无论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不知道为何,就仿佛是来自于他祖先的影响,血液不会让他痛苦或者畏惧。

        那只会让他战意昂然,沸腾不止。

        但是此刻的血腥气却让他心中止不住慌乱。

        又往上走了几步,姬辛再也走不动路,心中慌乱,本能地回过头来,如同往日那个孩子一样下意识开口道:“桐姨,你有没有闻到什么……”

        姬辛的声音凝固了。

        他的眸子瞪大,看到跟在自己背后,面色苍白几乎透明的桐乐,看到她额头渗出了一滴滴汗水,看到她背后的白色台阶上,有鲜血的痕迹,那鲜血来自于女子的脚下。

        “桐姨?!”

        姬辛叫出声来,他猛地往前,一下将恍惚的桐乐搀扶着,让她身子坐下,看到她原本的藕色软底鞋浅色的鞋底已经满是鲜血的痕迹,现在还在不断往下滴落,身子剧烈颤抖了下。

        华子晋视线扫了一眼桐乐,又看向姬辛,微笑道:

        “在下未曾说过吗?这是三殿下六年前亲自所刻。”

        “内蕴刀意,于修行上大有裨益,不过看起来,这位女官却没有什么修行在身,居然被刀气所伤,在下深感抱歉。”

        姬辛搀扶着桐乐,声音中有怒气:“你是真人,看不出?!”

        华子晋微笑收敛了些,平静道:“确实,看不出。”

        他一拂袖,指着上面,道:“只剩下百余步了,殿下,上面可有许多贵人等着拜见殿下,他们可是极为看好期待殿下的,让他们多等可不是很好啊,殿下。”

        桐乐强撑着道:“殿下,我没事的。”

        姬辛不松手。

        桐乐抓着他的手,声音略微加重了:“殿下!”

        余高也上前,略有愧疚道:“殿下,桐凤仪就让臣带下去休息吧,殿下您还是,正事要紧。”

        “正事?”

        姬辛抬眸,他的眼睛安静地像是一潭水。

        他呼出一口气,避开了余高的手掌,然后轻轻将桐乐染血的鞋袜接下来,直接脱下了自己的描金碧蟒靴,给桐乐换上,自己赤脚踩在了直接将桐乐背在了背后,桐乐低声惊呼,急声道:“殿下,你在做什么?!”

        “你不想要去见你父王了吗?若是表现得好些,你就能多见到……”

        素来温和的少年低着头,有些强硬地打断了桐乐的话:

        “不见了!”

        “他想要见谁就去见谁,我不要见到他!”

        他咬了咬唇,倔强道:

        “我没有听过谁家孩子见父亲要做这样的事情!”

        “不见,不见了!”

        他背起惊愕的桐乐,赤着脚踩在地面上,没有了特殊器具的保护,没有了旁边华子晋的气息,他终于感觉到了,脚下那仿佛一口口森锐斩刀的感觉,感觉到背后桐姨的无力,心中默默想着。

        桐姨就是这样走了一路吗……

        姬辛深深看了一眼面带微笑的华子晋,突然气血齐齐涌动爆炸,口中爆喝。

        咔嚓咔嚓几声脆响。

        他脚下的台阶被他直接踏碎,那样庞大的爆发力,整个白玉台阶几乎有化作齑粉的趋势,其中的刀意更是溃散不见。

        华子晋脸上微笑凝滞,双眸下意识地瞪大,看着姬辛。

        他,他是想?!

        满山的贵胄都看到了那个模样温和的少年王子背着女子,赤着双脚,一步步往下走去,每走一步,都会全力爆发,将三殿下的刀意踩得稀烂,将那白玉台阶踏做齑粉,一步步下去,两侧的人都呆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可是三殿下最为得意的东西啊!

        他怎敢?!

        余高愣了一下,心脏都抽搐动了下,老脸一抽,弓着腰赶在了姬辛的旁边,急急道:

        “殿下,殿下,你在做什么?”

        “走路,下山!”

        余高被这倔强的回答给堵了一下,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往日性子最好的姬辛,居然也有这样的一面,想到今日之事爆发,那些贵胄显然是会对姬辛的评价大幅降低,被华子晋引来这里,显然不如三殿下,还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余高不知怎的,有些着急,道:

        “哎哟啊我的殿下,您快别倔了!”

        “那位前辈呢?让他老人家快些出手吧,要不然啊,殿下你在王城里可怎么办?!”

        姬辛又踩碎了一节台阶,看到那远处的王城,想到那些混乱的事情,还有传闻中的尔虞我诈,踏入进去就像是漩涡一样,要是连累了仙长……姬辛眸子敛了敛,抿唇,道:

        “我,我没有前辈教我!”

        余高一呆:“什么?”

        姬辛提高了声音,道:“我说,余内监,我没有什么前辈教我!”

        “你想要在我这里得到些什么,却是错了!”

        那声音被许多人都听到了,传来一阵轻声絮语,余高呆愣住,看到那个并不高大的少年决绝地将自己甩出了这个漩涡,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姬辛一步步往下走,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将这些台阶都踩碎。

        直到走到了最下面,他的双脚已经满是鲜血。

        但是他觉得畅快,呼出一口气,回过头看着那如同被踏碎脊梁一样的台阶,不用靠近,他就可以感觉到,那些看向他的,带着嘲弄的神色,还有那些失望的交谈声,他毫不在意,只是把背后的女子背的更紧了些,心中默默道。

        又搞砸了啊,桐姨……

        他将桐乐小心翼翼送入了车驾中,余高也赶来,矮胖的老人看着姬辛,微笑道:

        “将殿下送入宫中,是臣的职责。”

        “嗯……如此,便有劳余卿……”

        龙马驾驶的车驾未曾飞天,只是往后行驶,停在了附近的驿站,姬辛正要将桐乐搀扶下来,以取出灵药给她疗伤,耳边突然传来了赵离平淡温和的声音:

        “既然要退,那不妨,退地更远一些。”

        姬辛微怔,下意识道:“仙……先生?”

        “是我,姬辛,退地再远些。”

        “是。”

        姬辛没有迟疑,当即下令,让车驾再度后退了十五里,马车才停下,姬辛的耳旁却再度传来了赵离的声音,平静温和:

        “还不够,再远一些。”

        于是龙马车驾再度后退十里。

        “再远一些。”

        直到已退出五十里,赵离方才缓缓道:

        “此处差不多了,好好看着,姬辛。”

        “今日,我教你一招。”

        白色空间中,赵离一手按压画卷,眉心再次出现了层层递变的火焰印记,那是火部二字的浮现,他和姬辛的关系极为亲近切复杂,看到姬辛受辱,如同看到弟子被欺负的老师,心中极不痛快,对于那些下作手段,更是厌恶至极。

        他的修为对于那不知道多么遥远的敌人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

        好在他过去的知识告诉了他另外一个方法。

        赵离的双瞳深处如有业火,早在姬辛还在山上的时候,就将自己的命魂气息如同之前那样,转移到了姬辛的身旁,借助火部二字,在那里的所谓猎场山上留下了自己的烙印。

        之前进入姬辛梦中对付裘霖,也是类似的手段,他和入梦者之间如同有桥梁一样。

        继而用白色云气遮掩住自身的命魂气息。

        葬日枪突然微微震颤。

        它突然发现,自己的主人消失了,然后又出现在了极为遥远的地方,这件古代弑神兵器震颤着,本能要出现在自己的‘主人’身边,但是那个感应又实在是太过于微弱,让它无法辨别,是以越发不安。

        赵离伸出手,抓住了不安的长枪。

        右手并指在葬日长枪上缓缓拂过。

        眉心火焰渐渐暗淡下去。

        神之权柄,人的身份。

        虚假的人神权柄,赋予烈焰的位格。

        虽然只是虚假的位格,可是这柄弑神之枪本就有足够的力量。

        此刻拥有了神魔的位格,整把枪都在疯狂震颤和嗡鸣着。

        在白色空间中,赵离打了个响指,通过过白色空间能够直接感应到入梦者位置的特点,让葬日枪直接和遥远东澜景洲的那座山脉产生了联系,让它有了清晰确认的方向感,知道自己的主人在何处。

        然后赵离松开了右手,高昂到了近乎于凄厉的枪鸣炸裂,葬日枪在他的允许之下,破开两界,出现在西芦城上空,旋即冲天而起,化作了一道红光,撕扯流光,破空而去,目标正是姬辛身前,被赵离命魂所标记的那一座山。

        赵离平静看着飞走的兵器。

        心里想着,这恐怕是自己现在最强的手段了。

        这一把古代的弑神兵器,在神灵权柄的作用之下,会不断加速。

        它将会跨越西越平洲和东澜景洲之间无边无际的辽阔星海,跨越重重云山云海,积蓄恐怖的动能和势能,化作的无需法力的一击,当速度到达这个世界神魔这个概念的高度时,本身就代表着恐怖的力量。

        在不停加速的情况下,距离拉得越远,越恐怖。

        ………………

        “殿下,桐凤仪已经安顿好了,服下灵丹休息,只是,为何要后退这么远的距离,在这个客栈落脚?”

        余高有些不明白。

        这所谓盘外招的上中下三乘,中乘是进退有度,那下乘自然是狼狈不堪,往后退去,代表着只是投了个好胎,无论是势力还是自身都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会被暗中耻笑。

        更何况,这个是一退又退三退!

        在王朝历史上也是前所未有!

        姬辛抿了抿唇,终于还是道:“是先生说的……”

        “先生?”

        余高想到那高深莫测的气血修行之术,当即怔住,旋即隐隐察觉眉心有些刺痛。

        与此同时,清凉山。

        “可笑,真是可笑,居然就此离去,简直是浪费时间!”

        那名拈起棋子的男子怒气不已,几乎恨得要砸烂棋盘,道:“不堪造就,不堪造就!枉我还以为能够在这儿捡个漏,没想到是个不堪造就的蠢货!”

        旁边天武院的胖子汗越来越多了,擦都擦不干净,道:

        “哎呀,也是为了他的侍女,这……至情至性,至情至性嘛……”

        “华子晋做的确实不地道。”

        旁边下棋男子却越怒,道:“这岂不是更加糟糕?!他已经走到了六千多步,我知道许多人都愿意愿意尝试让家族中杰出弟子入他麾下,可是为了一个女人,居然放弃了最后这一大好局势,他日是不是也能为了这个女人,为另外的女人,放弃更多?!”

        “蠢货!废物!”

        “因此而故意得罪三殿下?这更是大势已去,浪费我的时间。”

        “这就是一根朽木,有谁会愿意去帮他?我宁愿在三殿下麾下默默无闻,也不愿去助他了,合该他母亲假死,被流放到外……”

        旁边突然传来华子晋的声音,道:

        “先生之才,三殿下早已仰慕不已,怎可能默默无闻?”

        下棋文士微惊,华子晋又道,“殿下早已经听闻先生雅号,苦于没有办法和先生相见而已,若是先生不嫌弃,不如由在下做个引荐?”那文士迟疑了下,缓缓点头答应下来。

        华子晋微微一笑,道声失陪。

        俯瞰着远处,心中略有得意,刀意只是第一步,之后自然还有更多的手段,姬辛是重情之人,这个消息在他们手中可以被利用地淋漓尽致,最后都会导向这个结果。

        而这些因为姬辛而来的世家贵胄,最后都会被三殿下所接触,光明正大地接触招揽。

        是吞噬姬辛这一条刚刚浮起水面的潜龙血肉,来壮大自己啊。

        正在这个时候,华子晋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呼吸略莫名有些灼热感,左右看了看,却未曾发现什么异状,自嘲一笑,随手取了一杯酒,正要扬脖喝下,那酒杯突然崩碎。

        华子晋面色一白,身子踉跄,腰部猛地被压低。

        他感觉仿佛置身在一片无形沼泽之中,动弹不得,渐渐下沉,渐渐出现窒息感,华子晋心中震撼,他看过典籍,知道这只是错觉,但是令他面色苍白的是这种错觉的源头,这种窒息感,实际上是因为周围的灵气在快速消失。

        灵气浓度在降低……

        那些天地间的灵气消失,让他这种修行者感觉到类似于窒息的不适。

        华子晋勉强支撑着,他感觉到好像有一股恐怖的气息在靠近,所有的灵气都被排斥开,如同浪潮一样逃离这里,那股气息来源于上空,华子晋支撑着抬起头,正要怒喝,却骤然呆滞了。

        一道赤红的流光从天边飞来了。

        它的周围,灵力乱流几乎形成肉眼可见的漩涡!

        赤红流光瞬间没入了距离清凉山别院数十里的无人山脉中。

        一片死寂,声音迟迟没有追赶上来。

        下一刻。

        先是方圆十数里之内的一切瞬间被庞大的法力乱流气化,狂暴的声音如同千百万的巨人齐齐怒吼,猛然朝着周围扩散,于是大地崩裂,无数数百年的树木如同杂草一样被连根拔起,地面崩碎消失,溃散成了齑粉。

        整座山的山脊都被打断,被钉穿!

        轰隆隆的声音如同雷霆的怒吼。

        这原本是一座火山,死火山,但是现在,原本凝固的熔岩被庞大的法力高温所融化,朝着上面涌动喷洒出去,金红色岩浆汹涌地冲天而起,璀璨,华丽,甚至于绝艳,如同王城贵夫人所喜欢的烟花火树银花。

        灼热的岩浆在最高处,和尚未散去的银色法力乱流交错在一起。

        这是真正的火树银花。

        然后那岩浆就被法力乱流所搅散了。

        灵气溢散出的余波,仍旧在不断造成破坏,但是因为落点是无人狩猎区的缘故,没有造成人员的伤亡,但是那狂暴的激流仍旧对三王子的别院造成了极为重大的破坏。

        等到这些修士们狼狈不堪地将这个灵力乱流压制住的时候,三王子最喜欢的一座猎场山脉已经彻底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原地剩下了一个巨大的凹陷,以及一层一层如同浪潮涌动留下的,触目惊心的痕迹。

        一片死寂,那几乎是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都呆滞,震颤,甚至于恐惧,姬辛却仿佛自心中升起莫名的骄傲感觉,他看了看旁边呆滞的余高,那些呆滞的铁卫,抿了抿唇,轻声自语道:

        “我家先生他,不喜欢这里。”

        PS:今日第三更…………嗯,有些迟了,抱歉哈,然后明天显然是只有两更,因为第一卷立刻要完了啊~